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健康创新网资讯正文

1200余家上市公司研发强度药企揽前六但风险也相伴相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4-12 13:46:38

  4月12日讯 万得数据统计显示,截至4月9日,A股两市共有1200多家公司披露了2020年的研发投入状况。从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这一指标的排序情况来看,生物医药企业全揽前六席。

  近年来,上市药企普遍加大研发投入力度。有数据显示,115家药企2020年研发投入金额共计288.65亿元,较2019年的241.04亿元增长近两成。而从整体情况看,2018年-2020年,医药生物行业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值呈逐年上升趋势,分别为3.22%、3.23%、3.65%。

  不过,在药企不断提高研发投入背后,产品的研发投入是否和产品的收入成正比,尤其对于短期内盈利能力有限的企业,攀升的研发费用是否会使其面临融资不及预期的财务风险等问题值得行业思考。

  君实生物:

  加速拓展PD-1新适应症

  尽管研发占比仅排在第四位,但高达17.78亿元的研发费用让君实生物居上述6家医药企业之首。与上年同期相比,君实生物的研发投入力度丝毫未减,研发费用增长87.93%,其将原因归结于报告期内不断丰富产品管线,持续探索药物的联合治疗,快速推进现有临床项目的开展和储备研发项目的开发所致。

  带着首个国产抗PD-1单抗药物获批上市的光环,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备受业界关注。在报告期内,特瑞普利单抗细分领域的适应症布局也进入新阶段,鼻咽癌、尿路上皮癌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相继亦获得NMPA受理。此外,全球首个抗肿瘤BTLA单抗TAB004/JS004、重组人源化抗IL-17A单克隆抗体JS005、进军抗感染治疗领域的新冠病毒中和抗体 etesevimab等多款君实生物在研管线产品,在报告期内取得多项重要临床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与上年同期相比,君实生物的研发占比下降9.34%,这与特瑞普利单抗全年超10亿元销售收入直接推动营收增长不无关系。在业内看来,随着特瑞普利单抗的新适应症获批以及纳入医保目录获得的放量加持,君实生物未来营收有望进一步增大,研发占比或将逐步回落至正常区间。

  三生国健:

  未雨绸缪布局重点赛道

  紧随君实生物身后的是三生国健,与微芯生物并肩成为此次上榜唯二盈利的药企。具体来看,三生国健2020年度研发投入合计3.7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8.48%,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57.31%,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32.5%。

  对三生国健而言,主打产品益赛普是其主要收入与利润来源,作为国内风湿病领域首个上市的肿瘤坏死因子(TNF-α)抑制剂,其填补了国内企业在全人源治疗性抗体类药物的空白。虽然在TNF-α类药品市场的份额已达到45.5%,但益赛普仍在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市场面临多方面的竞争。截至2020年年底,国内获批上市的TNF-α抑制剂药物已经超过10个,且在研产品竞争也较为激烈。

  尽管重组抗CD25人源化单抗健尼哌和去年获批并进入医保的伊尼妥单抗赛普汀仍未市场发力,但未雨绸缪的三生国健已然在布局相关重点赛道。据悉,三生国健拥有18个处于不同开发阶段,涵盖肿瘤、自身免疫性及眼科等疾病领域的在研抗体药物,其中大部分在研药物为治疗用生物制品1类,部分在研药物为中美双报。

  而鉴于研发项目进程不断深化及对未来抗体药物研发领域的前瞻性布局,研发项目前期投入增大,三生国健也表示,在研项目随其研发阶段所需而研发投入增多,预计未来将继续产生较大量的研发费用。由此或可推测,三生国健仍然不会缺席明年的研发占比榜单。

  百奥泰:

  终止三款新药项目

  紧跟随在后的是百奥泰,2020年百奥泰研发费用5.62亿元,同比增长为-11%,是前六名药企唯二研发费用同比下降的企业。不过百奥泰表示,未来将持续投入大规模研发费用,主要用于在研项目完成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及新药上市前准备等研发及已上市药品的商业化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今年第一季度,百奥泰相继宣布终止3款新药项目的研发,包括处于Ⅰ期临床试验阶段的BAT8003,Ⅱ期临床试验阶段的BAT1306,以及已步入Ⅲ期临床研究的BAT8001项目。其中,BAT8003是一款注射用重组人源化抗Trop2单克隆抗体-美登素偶联物,主要针对Trop2阳性晚期上皮癌;BAT1306则是百奥泰开发的一款PD-1单抗,单药适应证为EBV相关性胃癌。

  据不完全统计,百奥泰在3款项目上累计投入3.36亿元左右。对终止上述研发项目的原因,百奥泰在公告中称,项目存在较高的临床开发与市场风险。针对业内高度关注的PD-1单抗项目,百奥泰坦言中国是PD-1竞争最激烈的地区,全球154个PD-1,其中85个由中国企业研发或合作开发,占比达到55%,研发赛道已经变得拥挤,使得开发成本进一步加剧。

  从业务结构来看,目前百奥泰主营业务阿达木单抗全年营业收入为1.8亿元,营收占比为100%,百奥泰目前全年的营收几乎是靠这款药品支撑。在业内看来,在仅有一款产品上市营收的当下,出于缩减研发投入、及时止损等方面考虑,百奥泰今年暂停3款药物也无可非议。

  前沿生物:

  面临主打品种专利危机

  研发投入占比排名第三的前沿生物,2020年仍旧处于亏损状态,亏损原因主要系其持续增长的研发费用投入。据年报披露的在研项目情况显示,前沿生物对艾可宁、FB1002、FB2001、FB3001三款药物的预计总投资规模达到19.03亿元,而2020年度共投入1.23亿元,累计投入5.58亿元。

  2020年,前沿生物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662万元,同比增长123.5%,但主营业务所倚重的品种只有艾可宁,占营收比例为100.0%。作为前沿生物的核心产品,艾可宁是中国首个治疗艾滋病的原创新药、全球首个长效HIV融合抑制剂,由于国内抗HIV创新药物品种稀缺,可以预见的是,我国医保及自费抗HIV病毒药物市场规模将迎来较快发展,患者将逐渐形成医保+自费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抗HIV病毒药物。对于数百亿规模级别的蓝海市场,艾可宁可以说才刚刚起步。

  不过也有投资者担忧,前沿生物的艾可宁能否在2023年核心专利到期前获得新专利的保护,在艾可宁的专利到期后,市场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仿制药品种。而我国仿制药市场本来就竞争激烈,届时前沿生物或将面临产品价格被调低的风险,继而影响销量,导致再次亏损。

  对比跨国药企巨头的研发投入可以发现,尽管创新药企的整体研发占比数值远远高于前者,但研发投入的绝对值仍难以望其项背,这是生物技术企业在当前阶段所拥有的特殊性质。在全新的产业生态下,作为本土医药创新的攻坚力量,创新药企未来比拼的不仅仅只是研发管线的丰富程度,还将会是在产品生产、销售和市场推广等不同维度上的全面较量。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