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健康创新网资讯新闻正文

新永不瞑目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5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25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吴镇宇

  问起那个仓库的事情,并给了严经理一笔钱,让他过来帮自己。

  兰兰问到了货所在的地方,告诉了肖童,肖童夸兰兰聪明,借口去卫生间给李队打了电话要说这个消息,但是电话没人接。借口自己头疼先回去,让兰兰自己看演出。

  李队帮助昆明缉毒队缴获了一大批货物,但是却不愿意在那里喝庆功酒。

  兰兰偷偷跟着肖童,肖童打电话给李队约他见面,兰兰也打了车紧跟着,见肖童去了一个酒店,兰兰去了酒店,问前台,但是查不到。

  李队批评肖童不应该去找严经理,这样直接找他惊了黄建军,可能前功尽弃,肖童很沮丧。李队的同事告诉他兰兰也跟着出来了,于是他们找几个人和肖童一起穿着赛车服出来了,兰兰看到了很高兴。

  严经理把兰兰找到自己的事给黄建军说了。

  李队回来很生气,说肖童能不能让他省点心,黄建军总是怀疑他。

  肖童回来告诉兰兰,她去找老严的事情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兰兰却兴致很高。

  莎莎和黄建军出来玩,嫌烟味重,要早点离开,黄建军就陪莎莎出来了。

  文燕去看肖童,帮他买了早餐,但是却发现兰兰和他在一起,她扔下早餐就跑了,非常的伤心。

  庆春和胡妈妈一起吃饭时,说春强的父母约他们去吃饭,但是庆春却不愿意去,临走时,她让庆春带东西给大家吃。

  莎莎把黄建军送给兰兰的项链给兰兰,但是兰兰却不要,莎莎告诉兰兰自己并没有打掉孩子,一直瞒着黄建军,兰兰要晚上请莎莎吃饭,还要喊肖童一起,这时肖童正在网上给庆春定花,接到了兰兰的电话。

  兰兰在美发店,要做头发,兰兰选了发型的那个女的,莎莎说她很像欧庆春,兰兰说自己要去看看欧庆春。

  文燕接到了黄建军的信息,约她见面,让她认真的考虑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向欧庆春道歉,肖童看到了穿警服的欧庆春很敬佩他。庆春让她签了保密协议,肖童爽快的答应了,中午回去,肖童很兴奋,特意买了鱼,要做给阿姨和庆春吃,做饭时和阿姨聊天,聊庆春的事情。阿姨非常喜欢肖童,很乐意和他说话。做好了之后阿姨接到庆春的电话,说她不回来吃饭了,肖童有点失望,但还是兴高采烈的和阿姨一起吃饭。

  庆春去了同事家吃饭,吃过饭他很感激庆春,给他父亲买了那么多礼物,庆春让她不要客气。

  肖童在自己房间里,用电脑画庆春的肖像,画的非常逼真,正在对着画像发愣的时候听到庆春回来了就回来和她打招呼,说自己不离开广州了,就留在这里,庆春愣了一下就回房间了。

  庆春回到房间,看到了自己未婚夫做给自己的礼物,很伤心,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文燕打电话给肖童,肖童见到了她,她喝了很多酒,说自己去公关了,帮他找到了工作,肖童很生气,文燕抱着她哭泣说自己帮他找工作是不想他离开广州。肖童看到她喝成这个样子,只好背着她回去。

  第二天文燕来找肖童,帮他收拾房间。肖童和庆春一起回家,到家时看到了文燕,肖童忙跑了上去,文燕一见他就问庆春是谁,肖童拉着她出去了,原创剧情,说文燕很无聊。文燕高兴的说自己帮他报名了比赛,央求他去,肖童同意了。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路上有辆车出了事,她让文燕下来,把车里的女孩救了出来,刚把女孩抱出来车就爆炸了,两人都受了伤被送到医院。

  兰兰的父亲打了电话,得知了兰兰并没有大碍,说自己不回来了,兰兰打电话责备自己的父亲,并生气的扔了手机,黄总和莎莎来看兰兰,告诉她救她的那个人失明了,需要做手术,手术费和医院由他们安排,让她不要操心。

  失明的肖童变得很暴躁,文燕责备他不该这么冲动,救了别人,别人却连看他一眼都不来,肖童说自己救人不是为了图回报。庆春来医院看肖童,意外的知道了肖童的眼角膜是自己未婚夫的,心里百感交集,这时她又看到了黄总来看肖童。

  庆春把眼角膜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她非常的高兴,激动地留下了泪,说是建民的眼睛带肖童来到了自己的家。

  局里决定重新把庆春未婚夫的6.26案抓起来,由庆春负责,庆春很感动,把自己把看到黄建军的事情告诉了领导。

  在医院里文燕悉心照顾肖童,肖童却问庆春来了没,文燕很生气,这时欧阳兰兰来看肖童,很感激他,文燕对她很不客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被推往手术室,突然说庆春来了,文燕不信,过了一会庆春和阿姨一起出现了。

  手术室外,文燕以女朋友的身份向庆春和阿姨道谢,谢谢她们关心肖童。庆春此时百感交集,原来一年前,庆春的未婚夫为了救她倒在了毒贩的枪下,这一年她从未忘记他,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新民要捐献自己的眼角膜。

  欧阳兰兰打电话,得知了肖童的手术很成功,就放下了心。

  庆春来看肖童,肖童总能感觉的到是她来,她一来肖童总是非常开心,什么都愿意和她交流,还提起了自己以前被捐眼角膜的事情,肖童不承认文燕是他女朋友。

  警局已经开始监视黄建军。

  黄建军对兰兰表示好感,兰兰警告他对莎莎好点。

  兰兰把肖童转到了VIP病房,肖童让她不要这么客气,兰兰说自己想为他尽份心,文燕来了责备兰兰不懂得尊重人,兰兰给肖童钱,被他拒绝了。

  肖童可以重新看到了,第一次见到了兰兰。

  文燕看庆春对肖童那么好,吃醋了,想让肖童搬回她家住,肖童拒绝了,兰兰为肖童带来了绿色的植物,让他更好的恢复眼睛,然后带肖童出来散步,告诉肖童自己的父母的事情,这时文燕来了,请兰兰离开,兰兰不肯,文燕推着肖童就离开了。

  警局发现了胡大庆的行踪,准备抓捕他,拦住车之后却发现胡大庆已经跑了,庆春很郁闷,她的同事希望这个案件结束之后,庆春可以走出新民的这段感情,庆春说自己会努力的。回到了家,庆春的母亲告诉了她肖童的眼睛今天拆绷带了,她想认肖童做干儿子。

  文燕来了,说要和庆春好好聊聊,她告诉庆春自己想让肖童搬到自己家去住,想让庆春帮助自己,并说自己和肖童的感情出了点问题,让肖童搬回去可以恢复他们之间的感情。

  庆春晚上来看肖童,肖童非常开心,庆春告诉肖童他可能在自己家住不久了,看他开心的样子,不忍心开口,意外的发现了肖童为自己画的肖像。

  庆春刚走,文燕就来了,给他买了睡衣,肖童马上说自己困了,就假装睡觉。

  庆春和自己的母亲提到了让肖童离开的消息,她的母亲虽然不乐意,却也没办法。

  莎莎帮兰兰查到了肖童的所有的事情,兰兰非常开心,说自己想让肖童搬到自己的别墅住一段时间,莎莎问兰兰,是不是看上肖童了,兰兰承认自己是喜欢肖童。

  兰兰为肖童预定了房间,还亲自为他报了汤,肖童苦着脸吃完了她的汤,兰兰说肖童的事情,没有自己不知道的,然后一件一件的口述给他听,肖童让她不要说下去了,说她这样调查自己很不礼貌,兰兰向他道歉,说自己以后不会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燕私自把肖童的行李打包带回来了自己家,但是肖童却把行李拿了出来,住到了旅馆,然后出来找庆春,约她吃饭,庆春为房子的事情向肖童道歉,肖童表示理解她,并表白自己喜欢她,庆春告诉他,她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孩。

  肖童并不后悔对庆春的表白,他知道这是迟早要说出来的,但是还是觉得非常的失落。

  文燕又喝酒了,说自己难受,肖童把她拉到了医院,文燕很伤心,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欧庆春,还是喜欢上了欧阳兰兰,肖童什么也不说。

  莎莎把这个月的财务报表,黄总很生气,说兰兰的父亲让他给肖童安排一份工作在公司,莎莎让他不要管这件事了。

  肖童去看庆春的妈妈,她非常高兴,希望肖童不要离开广州,肖童告诉她自己不会离开的。问阿姨庆春到底有没有男朋友,阿姨告诉他没有。

  兰兰来看肖童,两人聊天时肖童收到了一份快件,是他被录用的快件,但是肖童把东西还给了兰兰,说谢谢她,自己不能接受。兰兰回来找黄建军,告诉他肖童不愿意来,让他想办法,限他三天之内把肖童弄来。

  肖童找到了工作,给庆春打电话请她吃饭,被她拒绝了。

  春强问起庆春,同事告诉他庆春去了第二监狱,春强也忙赶了过去。

  在路上,庆春和后勤的司机说起了自己找到的线索。

  春强约庆春晚上和他一起参加一饭局,说是自己相亲,庆春同意了。晚上吃过饭,春强问她那个女孩怎么样,庆春说挺好的,春强这才说那是他哥们的媳妇儿。两人一起回来了,庆春的母亲告诉她肖童来了,庆春跑到楼上看到了满房间的蜡烛,烛光中肖童为庆春唱歌,庆春站在那儿愣住了,感动的掉了眼泪。

  肖童告诉她这是自己为庆春写的一首歌,问她喜欢不喜欢,春强这时也上来了,说要和肖童谈谈,让他以后少来庆春的家,这样对庆春不安全,肖童不服气,说春强也总来,也不安全。

  第二天一早兰兰来接肖童上班,说他利用文燕爸爸的关系去银行,肖童问清楚了缘由之后去找文燕,非常生气的责备她不该这么做,然后离开了。

  文燕约庆春见面,和她说了帮他找工作的事情,让庆春帮忙好好劝劝肖童,庆春答应了。庆春来找肖童,告诉他文燕为了替他找工作,要被银行处理了。肖童去见兰兰,让她帮帮文燕,算帮他的,兰兰答应了,但是要肖童答应去他爸爸的公司打三个月的短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强和庆春一起吃饭的时候,告诉她自己让肖童以后少去庆春家,庆春说肖童已经答应不再去自己家。

  兰兰在肖童门口等他半天,刚进来文燕也来了。

  兰兰喊着文燕,要和她一起谈谈,原来是文燕骗肖童,工作是文燕爸爸找的,文燕也没因此丢了工作,文燕很惶恐,央求兰兰不要告诉肖童,兰兰让她不要再缠着肖童。

  文燕来到庆春家,求她让肖童住到她家,避免兰兰纠缠肖童,但是庆春拒绝了。

  肖童去了兰兰父亲的公司大业,做了财务部经理。黄建军告诉兰兰他觉得肖童不适合这份工作,要给她的父亲打电话,兰兰警告他不要惹自己。黄建军为了肖童的事情很生气,莎莎安慰他不要再生气了,毕竟肖童救过兰兰的命,但是黄建军不让她再说了,让她盯着点兰兰和肖童。

  肖童对兰兰说自己不喜欢这个工作,但是兰兰一定要他留下,因为他答应过自己,肖童很无奈。

  来到财务处,看到只有莎莎自己一个人,问她其他的人哪儿去了,莎莎告诉他别人都请假了。兰兰带着肖童去找黄建军,两个人争吵了起来。肖童告诉黄建军,自己在没有密钥的情况下进入了公司的财务系统,自动生成了财务报表,他向兰兰和黄建军提出辞职,但是还要再留几天,因为自己把后台的文件损坏了几个。

  兰兰为肖童买来了东西吃,坐旁边看他修复文件,不知不觉睡着了,肖童替她盖了衣服,兰兰关了电脑,肖童刚修复了四分之三的文件不存在了,就是为了阻止肖童离开公司。

  老严打来电话给黄建军,说税务局要来查账,问他有什么吩咐没,黄建军对他说该明白怎么办。

  黄建军去美林高尔夫打球,故意不见税务局的人。

  税务局的人并没有在大业的账目查出什么。春强让庆春和肖童聊聊缉毒队的纪律。

  庆春约了肖童,肖童见到她非常开心,肖童问庆春他们去大业查什么去了,需不需要自己帮忙,庆春却不知可否,说完自己要说的,饭也不吃就离开了。

  春强对肖童还是很不放心。

  兰兰来找肖童,说自己不同意她离开,肖童却出乎她意外的告诉兰兰,自己不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兰兰和莎莎说她对肖童表白了,但是肖童对她好像没什么感觉,莎莎让她不要轻易的放弃,兰兰点头并让莎莎帮忙劝劝黄建军不要老排挤肖童。

  庆春一直坚持自己对大业公司的怀疑,这时肖童过来找庆春,把大业公司这个月的最新财务报表给她,但是庆春说他们已经掌握了这些情况,肖童让庆春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自己。

  莎莎和黄建军说起兰兰对肖童的感情,让他不要总排挤肖童,黄建军让她不要总把人想的总那么简单,让他多盯着点肖童。黄建军对莎莎说了自己的担忧,莎莎开始为他担心。

  莎莎打电话给兰兰说黄建军邀请她吃饭,兰兰答应了去。黄建军和莎莎准备走时见到了文燕,邀请她一起吃饭,说肖童也去,文燕就也跟着来了。兰兰看到文燕很不开心。

  这时警察来了要带走肖童,说他涉嫌破坏大业的电脑系统,兰兰不相信这是肖童干的,央求建军去公安局把案子撤了,但是黄建军和兰兰表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兰兰只好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让他帮帮肖童。

  庆春得到了大业公司贩毒的新线索。

  黄建军依然不肯去,兰兰想查出来到底是谁报的案,黄建军答应帮她查。

  警局决定对大业公司进行全面监控,庆春非常高兴。

  莎莎和黄建军一起吃饭,莎莎问肖童的事是不是他报的案,黄建军承认了,莎莎说他心里只有兰兰,为了兰兰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黄建军说莎莎是他的红颜知己,会一辈子对她好的。

  兰兰约莎莎一起吃饭,告诉莎莎自己一定把肖童的事查清楚,查出来是谁干的她就把他开了。

  庆春见到肖童,说自己知道了他的事情,会帮助他的,肖童说自己之所以呆在大业就是想帮助庆春。

  庆春把破坏电脑系统的真正肇事者查了出来,肖童洗脱了干系,打电话请庆春吃饭,但是她拒绝了。

  春强让庆春尽量减少和肖童的接触,万一被发现对他们破案非常不利,庆春表示理解。过了些天春强提议让肖童做大业的内线,庆春有点犹豫,怕肖童太危险。但是春强坚持说他很合适。(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强去找肖童,和他说让他做内线的事情,肖童要求和庆春谈,春强答应了,打电话给庆春让她过来。

  肖童问让他做内线这件事是不是庆春提出来的,庆春和他说做这件事是为了国家,但是肖童一直言明,说自己接受只是为了庆春而不是别的,说自己会为庆春争气的。春强突然不明白自己这件事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肖童打电话给庆春说自己有情况,庆春让他和李队长联系,肖童给李队长打电话问他们见面时是他一个人来还是和庆春一起,这时兰兰突然出现了,说公司为他配了车,让他试驾,肖童开车一溜烟跑了,留兰兰自己一个人在那里。

  见到李队长肖童马上问庆春来了没,李队告诉他庆春没来,肖童就说没情况,李队长和他聊起了庆春未婚夫的事情,肖童这才知道庆春的事情,知道了她的未婚夫是为了救庆春而牺牲的。

  春强回来了,告诉庆春自己把新民的事情告诉肖童了,庆春非常生气。

  肖童来到庆春的家里,看望庆春的母亲,告诉她新民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她给肖童看新民的东西,肖童看到了新民捐献眼角膜的证书。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想起来自己做手术的日子和新民去世那天刚好符合,又跑回来问她,庆春的母亲心里百感交集,只是落泪。肖童抱着她喊她胡妈妈。

  肖童意外的得到了大业要进行毒品交易的消息,打电话给李队长之后就开车跟着他们。李队向领导汇报了黄建军进行毒品交易的事情,价值一百万的货,几个人交流之后认为这次交易量太小,应该放长线钓大鱼,先不要抓他们,应该根据情况准备两个方案。

  李队带人去了才发现他们交易的是工艺品,并不是毒品,李队很生气,责备肖童,肖童很丧气,春强又安慰他,让他多吸收教训。

  庆春对李队说,不要对肖童太苛求了,毕竟他刚开始做这件事,失误是难免的,他们两人都觉得黄建军有可能是为了试探肖童而设下的一个圈套,毕竟黄建军是高智商型的罪犯。

  肖童打电话给庆春道歉,庆春嘱咐他多注意安全,尤其要提防黄建军。

  春强告诉庆春说自己现在理解新民的做法了,也很理解肖童,说肖童知道了这件事不一定是坏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搬走了,文燕去找他时前台告诉她这件事,文燕非常生气,打电话给肖童,说肖童很让她失望。

  文燕去找兰兰,说自己一定会让肖童离开大业的。

  黄建军告诉肖童自己喜欢兰兰,希望他能够离开大业,肖童说自己很喜欢大业,不愿意离开,建军让肖童好好考虑,自己会给他一大笔钱,肖童拒绝了。

  兰兰问莎莎怎么让文燕不再缠着肖童,莎莎让她尽快确定关系,文燕就会死心了,莎莎疑惑,肖童是不是有别的女人。

  肖童告诉李队,黄建军让他离开,可能怀疑他了,李队让他多加小心,因为他现在在大业的位置很重要,不能够轻易放弃。

  兰兰约了文燕,肖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问除了她和自己肖童有没有别的女人,文燕不告诉她就离开了。

  文燕去了庆春家,问庆春的母亲庆春的事情,庆春的母亲让文燕抓紧肖童,肖童是个好孩子。

  吃晚饭时,庆春的母亲和她提起了文燕来过了。

  肖童偷偷在大业的一个通风口了窃听器,然后去找李队,告诉他自己的发现,庆春得到李队的通知也马上赶了过去。

  庆春的母亲不小心扭了脚,打电话给肖童,肖童马上赶了过去,带她去了医院,庆春出了差,肖童决定搬过来住几天,来照顾她。

  肖童再次住进了庆春家,非常的开心。

  文燕来到了庆春家,告诉肖童兰兰去找她,说兰兰以为昨晚和她在一起,肖童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他在这里住。

  李队和庆春的这次行动很失败,因为那两个人根本不认识黄建军,这让庆春非常担心肖童的安全,想让他撤出来,回到了局里庆春就提议春强请示王局,但春强并不想让肖童撤出。

  庆春回到家发现肖童在这里,这才知道了自己母亲受伤的事情,这时春强打来电话说局里同意停止肖童的线人身份,让庆春和他好好谈谈。庆春和肖童说了局里的决定,并让他离开广州,肖童答应不干了,去辞职,但是不愿意离开广州,离开庆春,庆春为此很抱歉,但是让他必须离开。

  文燕知道了肖童要离开庆春家,过来送他,回到住处发现兰兰在等他,肖童告诉她自己要离开大业,就和文燕一起回到了文燕家。第二天,肖童来辞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建军询问他为什么要离开,肖童反问他不是一直盼着这一天吗,然后就离开了,兰兰找肖童,告诉郑文燕的所作所为,希望肖童能够看清楚文燕的为人,但是肖童告诉她这一切都过去了,都不重要了,兰兰伤心的哭了。

  文燕拉着肖童一起去吃饭,发现文燕的父母和他父母的朋友都在,大家都以为肖童是文燕的未婚夫,肖童最后搞得让他们下不了台,文燕让他的父母不要逼肖童了,让他离开好了。

  春强说肖童离开的时候想和庆春一起送他,但是庆春不愿意去,说肖童可能不愿意再看到她了。

  庆春的母亲知道了肖童离开的消息,很失落。

  文燕自杀了,被抢救过来醒来发现肖童在她旁边守着,肖童醒来时她又装睡了。肖童的母亲从德国了回来,说自己想见见庆春,但是肖童不同意,但是他母亲非常坚持,自己约了庆春,庆春应约了。

  文燕问肖童是不是非常喜欢庆春,肖童点头,文燕还是坚持说自己会比庆春做的更好,肖童不让她再说下去了,让她好好休息,文燕说肖童的母亲喜欢自己,这会正在和庆春见面。

  庆春见过肖童的母亲回来显得很疲惫,春强看到她这样让她明天好好休息,不要来上班了,庆春回去,看到肖童在门口,说是和她道别,想和她好好聊聊,但是庆春不愿意,让他赶紧回去。肖童告诉她不管自己母亲说什么,永远代表不了他自己。

  庆春到了家,她的母亲和她说起了肖童的妈妈今天到家里来了,庆春不让她再说这些事情了,但是她妈妈还是劝她,应该好好找个人嫁了。

  欧庆天问黄建军兰兰喜欢的那个男孩子的情况,让他帮忙找到肖童,他想见见肖童,并且还要肖童的背景资料,要了解下让兰兰喜欢的男孩是个怎样的人。

  肖童的母亲见到了文燕,让文燕以后和肖童一起去德国,让她和肖童好好的,然后就回德国了。

  庆春拼命的工作,想借此不再想起肖童。

  肖童知道了庆春也非常喜欢他,很高兴。回来的路上被几个人劫持了,幸运的是警察及时赶到,庆春的同事告诉了肖童被打伤的事情,还说肖童嘱咐他不让告诉她,庆春马上跑到医院看肖童,很心疼,但却对他很凶,问他到底什么时候离开广州,肖童说警察不让走,庆春回去了,路上接了电话又回来了,肖童很意外,庆春告诉他自己有任务,要离开广州几天,他走时送不了他了,说那天肖童在她家阳台上唱的那首歌,她现在也会唱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建军心情很不好,莎莎很为他担心,问他娱乐城的那两个人和他有没有关系,但是黄建军不愿意和她多说,让她早点休息。

  警局查出了打肖童的那两个人是大业公司的员工,和黄建军走的非常近,知道了这个消息,春强觉得这样反而说明肖童很安全,还希望肖童回到大业帮助他们,但是庆春不赞同,希望这个案子结束后让肖童离开。

  派出所派人请黄建军去派出所接受调查,莎莎接到电话知道黄建军被抓的消息,拉着兰兰马上去了派出所。兰兰知道了黄建军指示别人伤害肖童,很生气,要去医院看肖童。

  春强和肖童谈话,说希望肖童可以留下来,帮助他们,肖童说自己都听庆春的,问她是什么态度,春强说庆春希望他离开,肖童说自己愿意听庆春的。

  春强告诉庆春,说肖童做了笔录之后就可以离开广州了。

  兰兰去医院找肖童,但是他已经离开了,于是她去找文燕,告诉她肖童被人打了,文燕听了也很着急,兰兰从文燕那里得知了肖童要离开广州,很奇怪,她以为肖童要和文燕结婚了。

  兰兰回到公司,非常的生气,让黄建军马上滚蛋,黄建军让兰兰别比他,兰兰气的打了他一个耳光。

  莎莎接黄建军的电话,得知了有人去查他大浦的仓库了,莎莎很担心,怕是欧阳天派人查他们,黄建军让她不要慌,安排人去查。

  肖童去了车铺,要自己的车,可是那个师傅已经帮他卖了,肖童找到了买主却发现是兰兰,觉得兰兰为了见他费这么大劲不至于。兰兰向他道歉,说自己害他挨打了,肖童把兰兰送回家,但是兰兰说自己这会儿不想回家,想陪他度过在广州的最后一天,死乞白赖的央求肖童住她的,肖童终于答应了。

  兰兰亲自下厨做了一桌饭。肖童刚洗完澡接到了庆春的电话,庆春问他在哪儿,这时兰兰进来问他洗完澡没,庆春听到了挂了电话。

  吃饭时肖童心事重重,兰兰问他他又不肯说。肖童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兰兰,为了6.26案,为了进入大业,自己利用了兰兰。

  第二天一早肖童要走的时候,兰兰的父亲回来了,和肖童谈话,并喊来了黄建军,向肖童道歉,道完歉欧阳天就让建军离开了。欧阳天感谢肖童救了兰兰,要给他一大笔钱,但是肖童拒绝了,向他道别。肖童走了之后兰兰怪她爸爸不留肖童。

  肖童在三号仓库和李队见了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欧阳天跟建军打电话说让肖童去大业上班,给他当助理。兰兰打电话给肖童说他爸爸同意了让他去大业上班。肖童和李队说了之后要给庆春打电话被他阻止了,肖童同意了再次参与6.26案子里面。

  肖童和兰兰见面,兰兰着急让肖童回去,说他爸爸就是想让他回去消弱黄建军的权利,肖童借口去卫生间给李队发信息询问,李队给庆春看了肖童的信息,庆春依旧反对让肖童参与进来,春强劝她说肖童对他们破案很有利。

  肖童接到李队的信息,马上同意了去大业,兰兰特别的高兴,拉肖童一起去庆祝。玩的时候看到建军和莎莎,兰兰拉肖童去和他们打招呼,肖童向建军敬酒让他以后多多关照自己。

  兰兰喝醉了酒,让肖童和她一起回家。兰兰示意吴妈留住肖童。建军打开监控,偷听兰兰和肖童。

  春强问庆春,会不会考虑肖童这样的男孩,庆春说不会,说自己想了一个办法拒绝肖童,就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春强表示愿意帮这个忙,这是他们发现监控里有异常,忙让老杜盯着他们。

  肖童来庆春的家,庆春的妈妈很高兴,庆春回来了让肖童不要再来找他了,并说自己有男朋友,就是李春强,并且马上就要订婚了,说肖童以后会有一个合适的女孩子在一起的,但是肖童不相信,说自己永远不会放弃的。

  第二天肖童去上班,莎莎来为他祝贺,兰兰说晚上自己想为肖童开一个庆祝会。

  春强说局里调庆春去盯着胡大庆的案子,庆春很生气,说自己不会撤出6.26的,但是春强说希望她不会违反局里的决定。

  建军对肖童的到来表现的很轻慢,兰兰安慰肖童,说只要努力一切都会改变的,并说以后大业以后都会是他的。肖童让兰兰不要搞得他跟个上门女婿似的。

  文燕意外的看到了肖童,一路跟着他到了三号仓库,李队问他文燕怎么也来了,肖童说不可能,李队让他先坐,肖童问春强是不是要和庆春订婚了,李队说有这事,让肖童好好冷静冷静。肖童出来时文燕责备他不该骗自己。

  庆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负伤了,春强很着急,跑到了医院,庆春正在抢救中,春强很自责,觉得自己不应该让庆春调离6.26案。医生出来让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并说庆春在昏迷的时候喊了新民和肖童的名字,医院让他们喊肖童过来。肖童接到电话马上跑了过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赶来了,一直唤着庆春的名字,奇迹出现了,庆春的生命体征开始恢复,李队很感谢肖童,随后问肖童大业的情况,希望肖童可以帮他们找到有关线索。但是肖童不愿意回去,他不想在庆春没有渡过危险期的时候就离开,李队的话肖童都听不进去。

  兰兰回到家,欧阳天问肖童找到了没,兰兰说没有,很焦急,都三天了,兰兰想要报警,欧阳天也同意了。

  李队马上得知了兰兰报警的事情,很疑惑为什么黄建军那里一直没动景。黄建军得到了消息,肖童在同济医院,并让属下查清楚他在那里干什么。李队发现了黄建军的人在医院,于是马上让庆春转院了。

  肖童看到庆春醒来,终于答应离开了,李队送他回去大业,兰兰看到他问他哪儿去了,莎莎私下打电话给建军说了肖童回来的消息。

  肖童要带兰兰去一个地方,建军在后面跟着被肖童发现了,让兰兰换给他开,这才告诉兰兰黄建军在后面跟着他们,兰兰很好奇为什么会跟着他们。肖童带兰兰来了建军的私下的仓库,告诉兰兰这是黄建军背着欧阳天做的。兰兰相信了肖童。

  庆春问李队自己昏迷的时候是不是喊肖童的名字,李队说是,和庆春开玩笑说她应该把队里的人名字都喊一遍。

  欧阳天得知了这件事,让肖童到此为止,等自己回到了公司再做处理,兰兰为自己父亲的态度觉得窝囊,也开始疑惑自己把肖童留在公司是不是错的。

  黄建军约了文燕一起吃饭,说如果她还想让肖童回到她的身边或许自己的建议是有效的。

  黄建军邀请兰兰和肖童共游珠江,兰兰同意了。肖童把这件事告诉了李队,李队派人去了船上,然后自己带着队上的人送来的补品去了医院。

  庆春的母亲看庆春一直不回来,就追问春强他到底怎么了,春强最后还是把她带到了医院看庆春,并告诉她伤害庆春的凶手已经被当场击毙。

  晚上在船上举办聚会,建军带着肖童说有人想见他,然后带他去见了文燕,肖童看到文燕很意外,建军说自己请了文燕的领导,她就和他的领导一起过来了,黄建军说这是自己的一番好意,让他们独处一会儿。文燕问肖童是不是真的很想要这种生活,肖童要送文燕回去,但是她却不肯,兰兰这时也过来了,文燕央求她把肖童还给自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兰兰说如果今天她可以把肖童带走,她绝不会再缠着肖童,肖童很生气,让文燕马上离开,文燕破了兰兰一脸果汁,肖童阻止了兰兰打文燕,拉着文燕走了。

  兰兰找黄建军,说他找文燕来是为了让兰兰窝心,兰兰说自己不会就这样咽下这口气的,黄建军的属下拿来了黄建军的电话,说有人他。

  兰兰打电话给肖童,说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让彼此冷静一下。肖童为她这么想感到欣慰,问兰兰在哪儿,兰兰骗他说在家,就挂了电话,兰兰坐在大桥边,肖童再电话里听到了轮船声,就打车赶了过来。兰兰看到他就抱着他哭了起来,肖童把兰兰送到了医院,自己守在旁边,兰兰让肖童给医生说自己要住院,不想回家,并给莎莎发信息说自己在医院,黄建军要和她一起过去,说自己晚上和兰兰闹了点小别扭,还是过去缓和缓和,莎莎却说兰兰不希望他去。

  医生不同意兰兰住院,肖童也不同意,但是兰兰就赖在医院不愿意走。黄建军还是和莎莎一起赶了过来,让莎莎找个医院的人去家里给兰兰输水,肖童也被批了假照顾兰兰。

  兰兰在家输液打电话给肖童让他赶紧回来,这时肖童和李队正在说事,骗兰兰说自己在超市,肖童问起了庆春的事,李队不愿意告诉他庆春所在的医院,电话也关机,李队说庆春好了之后退出6.26案,肖童说如果那样,自己也退出,说完就走了。

  庆春的同事们一起去看庆春,问她肖童是不是在追她,庆春很无奈的被他们开玩笑。

  黄建军去看兰兰,兰兰对他爱理不理,黄建军借口看兰兰把修电视不小心关掉的监控器重新打开了。兰兰问黄建军是不是背着自己爸爸干了一些什么事,建军说兰兰不懂事。建军离开的时候看到了文燕去了兰兰家,马上坐到车里打开了监控。

  文燕问兰兰肖童在不在,兰兰告诉她肖童不在,文燕告诉兰兰说肖童早已心有所属,他有喜欢的人了,一个比他大的女人,文燕很得意的说不管痛苦还是失败都应该和兰兰一起分享。

  肖童去了庆春家,问阿姨庆春在的医院,她不肯说,肖童让她转告庆春自己挺像唱歌给庆春听,说自己很想再住回来,很怀念和她们在一起的日子,要给吴妈妈做儿子,她感动的掉了眼泪。肖童说自己就是为了接替他的。

  黄建军在唱歌时和人起了冲突,打电话给自己的属下让他们搞清楚到底是谁在盯着他们的货。

  肖童回到家,兰兰说出了他喜欢庆春的事,肖童想到了庆春出事的场景,把高脚杯捏碎了伤了自己的手,肖童坦诚的告诉兰兰自己喜欢庆春,但是可能永远没有结果。兰兰让肖童带自己去一个地方,原来是肖童救兰兰那个地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兰兰告诉肖童说当初他还不如不救自己,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庆春回到了局里,大家列队欢迎庆春回来,李队说局里要为庆春申报二等功,并奖励庆春2000元,庆春要请大家吃饭,李队让庆春先回家休息。庆春回到家胡妈妈非常高兴,要为她好好补补。

  庆春回到自己的房间,问是不是有人来过自己的房间,胡妈妈告诉她肖童来过在她房间坐了一会儿,庆春看到了肖童写给自己的信。

  肖童决定为了庆春的安全,为了6.26案不再去打听庆春的下落。

  肖童接到了李队的电话,再度重申肖童不能再去庆春的家里,兰兰过来问他谁打的电话,还翻看他的手机,但是没有来电显示,这时庆春打来了电话,肖童关了门接电话,兰兰在外面一直敲门,肖童开着摩托车马上去找庆春。见到她非常高兴,庆春向肖童道谢,谢谢他救了自己。肖童说她在昏迷的时候能够喊他的名字他非常高兴,说明庆春心里有他。庆春让肖童千万小心自己的安全。

  李队去了庆春家,知道了庆春去见肖童了,批评她不该这么意气用事,万一她暴露了,大家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然后饭也不愿意吃就走了。

  黄建军知道了肖童喜欢欧庆春,让属下的人去查欧庆春的资料,属下找来了说庆春的未婚夫去世了,她自己开了一婚纱店,但是她很少去打理,肖童曾经租了她家的房子,是不是和她好上了很难说,建军让属下去查她的婚纱店在哪儿。

  莎莎怀孕了,黄建军知道了不但不高兴,反而大发脾气,让她去医院把孩子做了,看莎莎不同意,就开始哄莎莎。

  第二天莎莎去找了兰兰,告诉她自己怀孕的事,兰兰喊来了肖童一起想办法,肖童让兰兰陪莎莎先出去玩两天,这时黄建军又打电话找莎莎,兰兰替莎莎拦了。她们听了肖童的建议,要去欧阳天那里住几天。

  李队把黄建军调查欧庆春的事情告诉了她,让她赶紧熟悉婚纱店的资料。

  莎莎和兰兰刚准备走时,黄建军过来了,要莎莎跟她回去,威胁她要是今天不和他一起回去以后也不用再回去了,肖童劝建军,但是建军要他不要瞎参合,让他马上滚回公司。莎莎还是跟着黄建军走了。兰兰非常生气。

  兰兰约了严经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兰兰和莎莎一起到了庆春的家里,胡妈妈说庆春不在,兰兰不经允许就要上楼去参观,胡妈妈跟着一起上来了,兰兰去了,这时刚好肖童送给庆春的花到了,兰兰看到了肖童写给庆春的话,说自己真想见见这个让肖童神魂颠倒的女人,这时莎莎告诉了兰兰建军曾经调查过欧庆春。

  兰兰不让莎莎提到她们去过庆春家的事情,莎莎会意。

  文燕还是去见了黄建军,说自己愿意成全兰兰和肖童,自己和肖童一切都过去了,但是建军说自己有办法让肖童离开兰兰。

  兰兰吃饭时提起了文燕看到他和肖童在一起的事情,肖童不愿意兰兰这么说文燕,说自己这就去找文燕,莎莎连忙拦着,兰兰生气的摔了酒杯,原创剧情,说起了自己看到他写给庆春的纸条,肖童说不允许兰兰再去找庆春,也非常生气的摔了酒杯,走了。

  庆春回来看到肖童在等她,庆春和肖童说起了新民和自己的事情,肖童说自己愿意帮助庆春把新民未建完的房子建好,两个人就一起建起了那个子弹房子。

  莎莎和兰兰一起等黄建军,等了很久他才回来,兰兰问起了他调查欧庆春的事情,问他为什么调查欧庆春,黄建军想把莎莎支开,让她先睡。莎莎走了之后黄建军说自己调查她是为了兰兰,并给兰兰看他拍的肖童和欧庆春在一起的照片,说肖童和兰兰走不到一起的,让兰兰早点了断。

  肖童临走时,庆春送他一条自己织的围巾,肖童特别的兴奋,一路跑着回去了。

  李队和庆春一起回庆春家时,接到电话说有人去了庆春的婚纱店,春强说自己准备了衣服让她换上,带她去了婚纱店。正在她和那两个人交涉时,兰兰来了,想要和她谈谈,庆春说自己很忙,兰兰表示愿意等她,另一方面,李队也和肖童嘱咐了相关事宜。肖童回到了公司接到了欧阳天的电话,让他马上去见他。

  庆春告诉兰兰,自己已经和别人订婚了,而且肖童也知道,兰兰希望庆春可以帮助自己,自己非常的爱肖童。

  欧阳天告诉了肖童自己的了绝症,这件事兰兰并不知道,说自己有很重要的事要嘱托给肖童。

  兰兰从婚纱店出来,打电话给肖童,说自己要见他,肖童让兰兰等会儿,自己马上就去找他,欧阳天说事情以后会告诉他的,让他不要告诉兰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兰兰把自己去找欧庆春的事情告诉了肖童,说欧庆春觉得和他不合适,劝他放手,但是肖童说自己明白欧庆春会这么和兰兰说的,自己不会放弃的,兰兰觉得挺恨自己的,自己也没办法放弃肖童。

  黄建军的手下向他汇报肖童今天去了欧阳天那里,兰兰并没有跟着。

  肖童打车回家,却发现司机是老杜,告诉肖童李队等着他呢,老杜把后面的尾巴甩掉了才带肖童去找李队。肖童见到李队,欧阳天骨癌晚期了,把兰兰托付给他,如果他愿意就把他和兰兰的事定下来,并升他为副总,李队觉得很好,肖童不干,觉得这么做太伤害兰兰了,自己并不喜欢兰兰。

  后人跟踪欧庆春,被庆春察觉了,她就去了婚纱店,然后从别的地方出来和里对他们会合。

  莎莎怀孕的事情还瞒着黄建军,兰兰觉得这么瞒下去不是个事,就告诉了黄建军,黄建军知道了大发雷霆,说莎莎欺骗了他,莎莎很伤心跑了出去,黄建军也马上追了出来,这是莎莎跑到了大马路上,肖童看到车要撞到莎莎,把莎莎拉到了旁边,可是太晚了,莎莎还是被撞了,抢救之后生命没有了危险但是孩子却没有了。

  黄建军被莎莎打了耳光之后出去了,向肖童道谢他救了莎莎的命,让兰兰帮忙照顾莎莎,自己就走了。莎莎向兰兰说自己要见她爸爸,兰兰出来告诉肖童肯能是莎莎掌握了黄建军的什么证据,要告发他。肖童把这一情况告诉了警局,庆春说这很值得重视。

  莎莎又开始犹豫了,说自己要考虑考虑,莎莎说自己很害怕。回到家,莎莎要去收拾房间发现黄建军在,把房间布置一新,并向莎莎求婚。

  兰兰和肖童出来了,兰兰很无奈说莎莎很悲哀,然后和肖童一起去了欧阳天那里,欧阳天说自己不治他总会有人治他的,欧阳天趁兰兰出去时问肖童考虑的怎样了,肖童委婉的告诉他自己和兰兰还没到哪一步,兰兰来了和肖童说了自己的观点,肖童很意外,兰兰让肖童不能答应他爸爸,自己不想像莎莎一样,即使带了婚戒,没有爱也很悲哀。

  兰兰和肖童一起吃饭,兰兰说凭自己的直觉,肖童留在大业是有目的的,一个自己还不知道的目的,肖童不承认说自己就是喜欢这工作,兰兰说他没说实话,他留在大业是为了庆春,肖童说兰兰神经质。

  黄建军突然对莎莎特别的好,让莎莎非常的不习惯,黄建军说自己以前对不起莎莎,以后会对她非常好,并给她一份公证书,说结婚以后所有的财产都是他和莎莎共有的,莎莎非常感动。(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庆春嘱咐了一下婚纱店的人就去了队里开会,李队说罗长腿今天要和一个叫阿华的人见面进行交易。庆春怀疑这是个诱饵,因为从来没人见过罗长腿。

  兰兰和肖童一起看昨天去玩时拍的照片,肖童还为兰兰说自己为了欧庆春才留在大业而困惑,兰兰告诉了他,自己曾经调了他的时通话记录,肖童很生气,兰兰说他也可以查自己的,但是肖童说自己没兴趣,并警告兰兰如果她再查,就和她翻脸。

  警察派了人去交易地点,发现了目标阿华,抓捕他和阿华之后审问,才发现所谓的罗长腿是个冒牌货。李队说黄建军一直没有停止对肖童和欧庆春的调查,局长让他们可以借此迷惑对手,还夸赞庆春的摄影技术非常的高。庆春从局长那里出来,说局长让她离开缉毒队,让她去参加培训,庆春不愿意,让李队帮她说说,但是李队说局里的决定他也没办法干涉。

  黄建军喊来肖童说他救了莎莎,晚上邀请他和兰兰去喝酒,兰兰不想让他去,但是肖童坚持,兰兰就依了他,到了地方黄建军要他们一起喝酒。

  黄建军让肖童表态,和兰兰好,但是肖童不语,兰兰替他喝了酒,说自己和肖童这辈子没缘分,让他们不要再操他们的心了。

  庆春用自己的奖金请大家吃饭,在吃饭时大家知道了庆春要离开队里了,大家庆祝庆春要去北京培训,但是庆春说自己不会离开警队的,让他们喝着自己去唱歌,庆春唱了《少年壮志不言愁》这首歌,大家都很动容,想起大家一起奋斗的日子。

  回来后肖童谢兰兰为他解围,兰兰让他不用客气,并且愿意帮他去回决他爸爸,但是肖童要自己去。

  李队送庆春回家,和庆春说自己父母邀请她和胡妈一起去家里吃饭,说了很多次了,庆春同意了。

  莎莎不小心打碎了花瓶发现了一支枪,心里特别的恐惧,黄建军回到家看到了莎莎卷缩在一角,问他怎么会有枪,黄建军轻描淡写,说朋友给他弄得,自己喜欢而已。

  李队得到了黄建军明天就要在长虹酒店举行订婚仪式,他们决定派人去。黄建军的订婚宴时,有人来找他,说要送他贺礼,是上等的货色,但是黄建军说今天这日子不适合做生意,他进去和莎莎说自己喝多了先失陪下就出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建军发信息让人查找他的那个人的身份,然后过来让莎莎陪他一起回去,让兰兰和肖童帮忙照顾客人。

  警局跟踪见黄建军的人,但是却跟丢了,后到局里查处了那个人的身份,是个在逃毒贩。庆春的同事根据录像中黄建军和那个人的口型翻译出了他们的对话内容,他们知道了这个人的出现出乎黄建军的意料之外。

  黄建军在加一天没出门,并接到短信,得知了那个人是个毒贩已经被警察抓了,现在时警察的线人,黄一经被警察盯上,让他速离开广州。黄建军破坏了自己的电脑,莎莎看他的样子很害怕,黄建军说自己有事临时离开广州,给了莎莎一张卡,卡上的钱够她用一辈子,嘱咐她不管什么人问他的事都不要说,然后就离开了。黄建军给了一个人一大笔钱,让他帮自己离开,警察也很快得知了黄建军要逃跑的消息,马上派人盯着他。但是局里下命令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肖童接到离开兰兰的电话知道了黄建军离家出走了,要肖童和她一起去莎莎那里。

  王局让李队、庆春他们无论如何不能让黄建军跑了。

  莎莎让兰兰陪着自己,不要离开,兰兰同意了。肖童找到了黄建军的电脑硬盘,偷偷带走交给了公安局技侦处。

  兰兰告诉肖童自己今晚不走了,肖童表示愿意陪着她们,也不走了。

  黄建军突然改变主意,不走了,李队看到黄建军下船了,让刑侦处的人马上把硬盘还回去,打电话让肖童做好准备。肖童刚拿到硬盘上去黄建军就回来了。黄建军回到家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肖童吓了一跳,看到自己的硬盘没被动就放了心,再推门看到了兰兰,正在陪着莎莎。

  警局的人破解了黄建军的电脑硬盘,知道了黄建军和罗长腿正在密谋一场大案,王局很赞赏肖童,要李队好好培养培养肖童。

  兰兰为黄建军出走的事费劲,为莎莎不值,很可悲,说着说着觉得自己也很可悲。

  庆春终于答应去北京培训了,跟自己的母亲说了这件事。

  黄建军让肖童去自己办公室喝咖啡,谢他和兰兰去陪莎莎,问肖童是不是很有收获,说他动了自己的电脑,肖童不承认,黄建军问他是不是警察,肖童装作若如其事的说自己更愿意当侦探。

  庆春为肖童提供情报的事情感谢他,还给他局里的奖金,但是肖童不肯接受,说自己不为这个,庆春向肖童道歉说自己要离开缉毒队了,去北京,明天就走。庆春再次重申说自己和肖童不合适,自己马上就要和李队订婚了,肖童依旧不相信,庆春拿出了订婚戒指,但是肖童还是不信,生气的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庆春和胡妈一起在春强家吃过饭,回到家,胡妈说庆春不该在饭桌上不给他父母面子,说庆春心里放不下肖童,肖童和她不合适,庆春问胡妈要是有一天她和肖童好了,她不是不让肖童上门了,过会儿说自己开玩笑的,胡妈说自己被她搞糊涂了。

  黄建军查清楚了那个人不是警察的人,是老大骗他,并把他抓了来,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合作,黄建军说自己对老大很失望,让那个人给他做耳目,自己不愿意给罗长腿当枪使了。

  庆春和胡妈妈到了别就被同事接走了,到了车站,同事把李队送她的手套给她了,刚准备进站时看到了肖童,原来肖童六点半就来车站等她了,等了五个多小时了。肖童也送了她一双手套,怕她冻着,肖童说自己等案子结束了就去北京找他,庆春表示愿意在北京等他,让他一定多注意安全。

  送走了庆春肖童应约见文燕,文燕告诉他自己谈了一个男朋友,给肖童看他的照片,肖童让她好好把握,文燕说自己很快就要和他结婚了,肖童恭喜她说自己要上班就去了公司。

  兰兰告诉肖童她在家里的台灯里发现了针孔摄像头,问他怎么办,肖童让她不要惊慌,报警好了,还要她给她的父亲打电话,兰兰照做了,欧阳天的意思也是让兰兰马上报警。

  黄建军的手下报告黄建军说兰兰和肖童发现了他们装的摄像头。

  警察在兰兰家进行了全部搜查,发现好几个摄像头,警察闻讯了兰兰之后去找黄建军,找他谈话,说欧阳天要求对公司所有的地点进行全面的检测,黄建军表示同意。

  李队说黄建军是重点检查对象,并分析了黄建军的动机,王局长也表示赞同,但是不要惊动黄建军。

  兰兰在家开始坐卧不安,说觉得很多眼睛盯着她看,肖童安慰她。

  公安局的人再次来到大业公司,莎莎通知黄建军,依旧安排在会议室见面,他安慰莎莎不要担心,警局的人来告诉黄建军,他们怀疑是保卫部经理干的,现在对他进行抓捕,让黄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他们。

  文燕打电话给肖童,肖童看到她被人打了,问她怎么回事,文燕说李敢是个骗子,他有老婆孩子都五岁了,她和李敢在宾馆,他老婆来了把她打了,肖童骂她缺心眼,文燕说李敢还骗了她15万,肖童让她报警,文燕却说她不想她爸妈知道,肖童拉着她去找那个人,到了宾馆他已经退房了。

  庆春回广州了,大家见到她都很高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队很为庆春放弃这次学习的机会惋惜,庆春并不觉得遗憾。

  罗长腿新委派了黄建军任务,但是依旧不见他。

  文燕去KTV喝酒唱歌,有个人给醉酒的她推荐毒品,文燕接受了。文燕经常去KTV喝酒唱歌,喝醉了就打电话给肖童,让服务员私下里往肖童的杯子里也加了毒品,喝完了肖童很快就昏昏沉沉的,嚷着还想喝。

  第二天一早,兰兰看到了肖童和文燕一起回来,兰兰问肖童,肖童坦然说和一群朋友还有文燕,兰兰非常生气。

  文燕去买了很多支毒品,这次卖给她的人给她纯度高的毒品。

  肖童和文燕一起很快染上了毒瘾,每天坐卧不安,非常的烦躁,特别的难受,他就去了医院,文燕也赶来了,医生问文燕肖童有没有吸毒,他很有可能是毒品反应。文燕听了马上带肖童离开了,原创剧情,带他去了自己家里,取了毒品给肖童喝,肖童喝了之后果然不难受了。

  兰兰问莎莎肖童哪里去了,莎莎说他可能去医院了,兰兰打电话给肖童,电话关机,兰兰就去附近的医院去找他。

  肖童清醒了之后问文燕给他喝的什么酒,文燕说自己对不起他,肖童拿起毒品的瓶子问文燕,文燕告诉他是毒品。肖童这时意识到自己吸毒了,拼命的抽自己耳光。

  兰兰找到医院,问他得的什么病,医生不肯告诉她。

  黄建军让莎莎通知肖童晚上回来参加公司的客户招待会。

  肖童去了体检中心,文燕也一起跟着,看到检查结果后,肖童让文燕离他远点,自己再也不想见到她。在路上接到莎莎电话通知他参加晚上的聚会。

  兰兰在文燕楼下等她问她肖童在那里,文燕说自己不知道。兰兰回到公司莎莎和告诉她肖童已经回来了,兰兰见到肖童关切的问他怎么病了,要看他的处方单,肖童说没有,兰兰就自己翻找,肖童说自己没事,兰兰再问文燕的事,肖童很不耐烦的走了出去。

  李队给大家分配好任务,就开始分头行动了。

  晚上举办宴会的时候,肖童的毒瘾犯了,马上去了卫生间,兰兰跟着去了,问他怎么了,肖童跑了出去,李队让庆春跟着肖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打电话给文燕问她要5号毒品,但是文燕也没有了,于是带肖童去酒吧买,但是卖给她毒品的小潘已经辞职了,肖童让她带着自己再去找。

  李队和庆春觉得肖童很反常,但是却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庆春想要找肖童谈谈,但是李队说肖童不知道她回来,还是自己去吧。

  兰兰在家很担心肖童,想要弄清楚肖童到底是怎么了。

  李队来找肖童,说自己来看看他,李队看到肖童喝酒了,劝他以后少喝酒,问他为什么突然从公司出来了,肖童借口说就会没意思。李队问他怎么和文燕去了酒吧,肖童哭泣,说李队和庆春都不信任他,李队安慰说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自己很担心肖童的状态,问他到底怎么了,肖童不肯告诉他,说是自己的隐私,这时兰兰来了,李队去了卫生间,假装去卫生间修马桶。

  李队在卫生间意外的发现了肖童使用的五号的瓶子,装走了,然后和兰兰肖童说马桶已经修好了,然后告辞了。兰兰十分关心肖童,要明天带他去医院,但是肖童不肯。

  文燕也和肖童一样,染上了毒品,把自己一个人关到房间和毒品,她妈妈喊她吃饭,她也不肯吃。

  庆春接到电话,马上去找李队了,李队告诉她肖童吸毒了,庆春难以置信,要见肖童,李队同意了。

  肖童吸毒没钱了,要把自己的车卖了。和文燕在酒吧吸毒,建议文燕去戒毒,文燕让他也去,但是肖童不肯,说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吸毒。肖童打车去滨江路,一看司机是李队,李队把他带到了庆春那里。

  肖童承认自己吸毒了,但是却不肯说是文燕让自己喝的,庆春告诉肖童说领导决定把肖童撤了,马上送他去戒毒所,肖童央求庆春不要把他撤了,庆春非常的痛心。

  文燕去了酒吧,有个人主动和她搭讪,文燕问他有没有五号,那人给了文燕,文燕马上去找肖童了。黄建军让莎莎打电话让肖童过来自己找他有事,肖童吸了毒品来到了公司,黄建军问他是不是缺钱,黄建军说让财务先给他支几万块用,肖童说已经解决了,黄建军让他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问他是不是染上了毒品,让他不要碰那个,一碰上人就完了。

  文燕和肖童说自己要去戒毒,让肖童也去,如果他不去,自己就去自首,然后让警察强制他去戒毒,给他两天的时间考虑。

  欧阳天告诉兰兰肖童有可能吸毒了,让兰兰想办法去带他体检,如果他真吸毒了就让他马上离开公司,再也不想见到他。

  庆春查出了卖给文燕毒品的潘力,李队说专家给肖童了制定了专门的戒毒方案,让庆春去跟肖童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让庆春相信自己,求她不要带自己去戒毒所,庆春表示她相信肖童,让肖童一定要戒掉。

  黄建军问老严肖童最近怎么样,老严说肖童最近精神状态很不好,黄建军跟兰兰说让肖童这几天不用来上班了,老严说肖童不像警方的人。

  文燕的妈妈觉得文燕特别的反常,喊来了肖童,肖童来了,发现文燕居然还有毒品,要和肖童一起分享,肖童把酒倒了,鼓励文燕一定要坚持住,要明天送她去昆明。

  肖童找庆春,发现有人跟踪他,庆春也发现了。庆春带肖童去了婚纱店给他戒毒,庆春告诉肖童最近黄建军应该有所行动了,等案子一结马上送他去戒毒所,肖童说因为自己吸毒了黄建军反而不会怀疑他了,原创剧情,为了案子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庆春听了很伤心。肖童接到了莎莎的电话,说兰兰病了在医院让他去医院,肖童赶了过去,却发现兰兰没事,要让肖童做检查,肖童生气的走了,说兰兰不该骗他,肖童回到了公司反锁了门不让兰兰进去。然后拼命灌自己喝水。

  黄建军询问莎莎怎么回事,莎莎照实说了,黄建军告诉她肖童吸毒了,让他告诉兰兰,物业那儿有肖童房间的钥匙,并让莎莎保密。

  肖童的钱已经用光了,要把自己的琴卖了,拿到钱时接到李队电话,说兰兰在他房间,让他马上回去,李队很担心兰兰看到肖童吸毒,因为肖童度毒品有瘾,不能全信他的话。

  兰兰发现了肖童的毒品,拿走了,庆春和李队也马上知道了。庆春找到了肖童,肖童说自己没喝过,庆春要向领导汇报,肖童向他道歉。庆春问他是不是把琴卖了,肖童很诧异,庆春给他一笔钱,让他有什么需要在跟自己说,然后离开了。

  文燕骗她妈妈自己要去上海学习两个月,她妈妈以为领导要提拔文燕,很高兴,让文燕从上海回来时买点土特产。兰兰去了酒吧给服务员一笔钱,问他这是什么,他接了钱说可以帮人给她鉴定。他出去了被两个人拦住了,他们趁机换了那支毒品。服务员回来说那就是普通的口服液,兰兰松了一口气打电话给莎莎说了这件事,这时建军回来了问莎莎,莎莎告诉他了,劝建军不要老针对肖童。

  庆春赎回了肖童的琴,对肖童感到非常的愧疚,一个人在房间里哭泣。(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大早来接文燕,要送她,文燕和自己的母亲告别了之后和肖童一起离开了,路上肖童把庆春给他的钱塞到了文燕包里。送走了文燕警局的人把他送到了婚纱店,庆春在等肖童,庆春问肖童能确定文燕是不是去戒毒了,肖童确定,但是庆春很担心,说应该告诉文燕的父母,没有家人的帮助很难戒掉,庆春还是想把肖童撤出来,送他去戒毒所,肖童依旧坚持。

  兰兰去向肖童道歉,肖童还是生气,让她走,这时有人敲门,是文燕的妈妈,问肖童文燕去哪了,她和文燕的领导打电话了,没有去上海学习的事情,给文燕打电话她不肯接,文燕妈妈要了肖童手机给文燕打电话,文燕接了一听是她妈妈就挂了。

  肖童打电话给文燕,文燕没有去戒毒所,文燕说自己戒不了,也不想戒了,肖童让她赶紧回来,说她妈妈已经报警了,文燕让肖童不要再找自己了,就当她不存在了。肖童忙去找了李队,庆春也在,他求李队和庆春救救郑文燕,李队说会联系昆明市局的,他们准备这几天送他去戒毒所,肖童不肯。

  肖童去了文燕家,告诉了她的父母文燕的情况。

  肖童去找了兰兰,告诉自己要辞职去戒毒,让兰兰陪他去欧阳天那里,肖童向他道歉说自己辜负他的期望了,兰兰非常的伤心。

  庆春带肖童离开了,兰兰和莎莎也看到了。路上肖童问庆春戒毒所的情况,庆春一直安慰他,让他放心,肖童把手机交给了庆春,说文燕有可能打电话。

  老严说一直想让肖童走,没想到是这么走的,还是黄总有办法,黄建军说这事就和他没关系,那笔生意要再等等。

  李队说文燕已经回广州了,但是她没有回家,还一直在找,黄建军那里还是没动静,只要紧盯着。

  黄建军给罗长腿联系,罗让他等待时机,按兵不动。

  文燕来找肖童,房东说他搬走了,也不清楚他去了哪里。文燕的毒瘾已经到了注射的地步。这个时候肖童也在戒毒所进行痛苦的戒毒。文燕打电话给肖童,庆春接了电话,文燕马上挂了,庆春再回过去时没有人接,给她发了信息约她见面。

  兰兰对莎莎说假如肖童戒了毒,她还要和他和好,莎莎愿意陪她去戒毒所看肖童,到了戒毒所,肖童不愿意见她们,出来时看到了肖童和庆春在一起,很开心的聊天。肖童用自己的手机给文燕发了信息,要文燕也来和他一起戒毒,文燕发来信息说自己不想活了。

  肖童解毒的情况很好,可以出戒毒所了,庆春打算把肖童接到自己家里,让自己妈妈帮助照顾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童出了戒毒所,联系郑文燕,她的手机却关机了。

  肖童和庆春一起回了庆春家,胡妈妈见到肖童非常的高兴,说自己一直担心肖童。

  肖童回到了自己以前住的房子,看到了自己的琴,肖童紧紧地抱着庆春向她说谢谢。庆春让肖童唱歌,但是肖童却不肯,说自己没有了勇气再去唱歌,庆春安慰他慢慢就会好起来了,自己会帮助他的,让他必须振作起来。

  李队也来家里看望肖童,肖童一直遗憾不能参加6.26案了,李队让他把自己的身体养好,胡妈妈留李队吃饭,李队拒绝了。李队私下和庆春说文燕的住处已经找到了,但是人没有找到,让她暂时不要告诉肖童,免得影响他的情绪。

  吃饭时肖童情绪很不好,说自己要出去一下,就去了原来自己的住处,问有没有人来找过他,房东告诉他文燕来过了,来了一次就走了。

  黄建军的人拍到了庆春送肖童和接肖童去戒毒所的事情,告诉了兰兰,兰兰说自己知道,挺后悔自己没亲自送肖童的,建军劝兰兰不要再和肖童有什么瓜葛了,是肖童对不起她,兰兰希望肖童重新回到大业,建军让她问自己的爸爸。

  肖童一直坚持找文燕,到处打听文燕的下落,庆春告诉肖童找到了文燕的住处,肖童生气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庆春说是担心他,怕他接触文燕而复吸,但是自己相信他有这个毅力,肖童拿着地址去了文燕的住处。

  文燕在自己的家门口,听到了肖童和自己父母的谈话,很伤心,但还是走了,没勇气见他们。

  肖童和庆春商量自己要去文燕的小屋住,庆春说可以派人去守,但是肖童坚持,说等文燕回来了自己再回来住。

  兰兰去找肖童,问他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肖童说挺好的,兰兰告诉肖童自己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问他愿不愿意回大业。

  肖童把兰兰让他回大业的事告诉了庆春。

  建军出城了,警察一直盯着他。

  肖童去见了文燕的父母,然后去了文燕住的地方,文燕一个人在街头打电话给肖童,说自己想见他,让肖童自己来,不要告诉任何人,肖童答应了。见到了文燕,肖童劝她回去,文燕说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问肖童借钱,然后翻肖童的口袋,翻出了他所有的钱问他银行卡的密码,肖童不肯告诉她,央求她跟自己回家,文燕为了不让肖童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扔了他的手机,打车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队告诉庆春文燕找到了,因为吸食毒品过量在医院抢救,庆春通知了肖童,肖童马上赶到了医院问肖童的母亲文燕怎样了,她只是哭泣,文燕因吸毒过量抢救无效死了。肖童看了文燕的日记,文燕让肖童帮忙照顾自己的父母。

  李队问庆春,对于肖童重回大业的事情怎么看,庆春表示反对,但是李队说案子到了这份上,应该要果断。王局也想让肖童重新回到大业,让肖童发挥更大的作用,他和李队对肖童都有很大的信心。

  兰兰去找庆春,说自己想让肖童重回大业,让庆春劝劝肖童,自己不如庆春,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晚上庆春找了肖童,告诉他兰兰找过她,想让她劝肖童住回公司的公寓去,肖童问她怎么想,想让他回去吗?庆春说他最好回去,为了工作的原因。肖童同意了。

  老严告诉建军说肖童马上就回去了,建军说他知道了,欧阳天需要肖童这个耳目,没什么大不了。

  肖童去墓地看文燕,兰兰也来了,给文燕带了鲜花,肖童谢她来看文燕,兰兰请肖童原谅自己在他吸毒的时候放弃他,肖童说没什么那是正常人的反应,但是兰兰说欧庆春就没有放弃肖童。肖童让兰兰不必愧疚,自己从来没有怪过她。

  欧阳天让肖童找他,他让肖童帮他调查黄建军,说自己不想让黄建军毁了大业,兰兰去找他父亲,问他找肖童干什么,欧阳天说自己想送兰兰去美国,兰兰不想去。

  肖童跟李队说了欧阳天让他调查黄建军贩毒的事情,李队让肖童去查,有什么是随时和他们联系,庆春嘱咐肖童多注意安全。

  黄建军让人在另一个码头卸了货,肖童扑了个空,这时兰兰也来了,悄悄跟着肖童,肖童联系了李队说了这件事,李队说黄建军一直跟着他观察他,而且兰兰也去了。肖童说兰兰可能跟踪他去的,李队让肖童多加小心,千万不要让兰兰搅合进来。

  黄建军和罗长腿联系,说欧阳天开始怀疑他了,让肖童调查他,罗让他多加小心。

  黄建军回到家,发现莎莎也染上了毒品,他自己给莎莎注射毒品。

  兰兰找到肖童,说自己都知道了,肖童说他父亲不该告诉兰兰,他劝兰兰该听他爸爸的去美国,兰兰不听。

  庆春说让兰兰加入进来有好处的,李队说有利有弊,只能让肖童控制兰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兰兰弄清楚了海清号的货物等记,丢了两箱货,这两箱货肯定有问题,半路就丢了,肖童马上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李队。老严问黄建军兰兰怎么弄到的货物单,黄建军说这是他成全兰兰的,并怀疑兰兰和肖童背后另有文章。

  肖童查到了那两箱货,但是不是毒品,李队分析这更说明黄建军背后有一个大的贩毒计划。

  黄建军说肖童的身份不弄清楚,这笔生意就不能做,让老严亲自出马试探肖童。李队让庆春和肖童一起演出戏,逼兰兰走。肖童当着兰兰的面和庆春联系,约了酒店,让兰兰自己决定走不走,原创剧情,兰兰偷偷跟着肖童也去了酒店,但是没进来又走了,庆春告诉肖童这样做兰兰才会同意出国。

  老严约肖童喝茶,说自己有笔毒品生意,和肖童一起做,因为自己没吸过所以想让肖童鉴定下。肖童把这位个消息告诉了李队和庆春,肖童和庆春觉得这是黄建军在试探,李队让肖童拒绝老严,就说自己怕被抓。

  兰兰要走了,莎莎去送他,肖童知道了也去了机场,让兰兰好好照顾自己。庆春接到肖童电话,告诉她兰兰已经出国了。

  兰兰并没有去美国,找了个外国人骗过自己爸爸,和莎莎一起回去了,莎莎告诉兰兰她怀疑建军贩毒,说自己喝了口服液,出现了幻觉,所以觉得建军可能吸毒或者贩毒。

  肖童和老严谈成好了价钱,带他去了长虹饭店,借口去卫生间把消息告诉了春强,春强告诉了庆春,肖童私自进入了老严的交易现场,庆春非常的着急,觉得这是拿肖童的生命和前途开玩笑。肖童去了交易现场验货,再度吸毒,庆春非常心痛,在监控室哭泣了起来,春强向她道歉,庆春说是自己对不起肖童,复吸的人可能一辈子都离不开毒品了。

  建军问莎莎兰兰是不是去了美国,莎莎没有把兰兰偷偷留下来的事告诉建军。肖童打电话给庆春,庆春非常生气。

  庆春见到肖童,大发雷霆,肖童说自己没有吸,自己骗了老严和老曹,把毒品换了普通香烟,庆春听了马上镇定了下来,肖童把老严给他的报酬给庆春,说要交公。

  兰兰住在酒店里很无聊,让莎莎过来陪她,莎莎说黄建军在,趁他刚进来的时候挂了电话。

  李队也批评肖童擅自行动,之后又表扬他表现不错。

  肖童见了欧阳天。肖童把这件事告诉了李队,和他一起分析欧阳天这个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罗长腿让黄建军启动虞美人计划。建军叫来了老严,让他按计划行动。

  莎莎回到公司看到建军在自己办公室吓了一跳,骗他说自己去逛商场了,建军让她赶紧把文件复印了,然后离开了。

  建军让老严看紧了莎莎,因为这笔生意很大,他怀疑任何人除了老严,让他去查莎莎去长虹酒店去见谁。

  警方分析黄建军肯定有好几条路线,也知道了黄最近要行动了,肖童知道了非常开心,说自己一定摸清楚这条路线,完成任务。

  莎莎去找兰兰,兰兰发现了有人跟踪莎莎,莎莎觉得建军开始怀疑她了,兰兰决定要换一家酒店,让莎莎有点耐心。

  肖童给黄建军送下周日程安排的时候,发现老严和黄建军在交谈,出来后他去了通风口,拿出窃听器,和李队见面时说了自己听到的两个地点。

  建军看到了莎莎正在打电话,莎莎看到他进来马上挂了电话。兰兰打电话给欧阳天,让他多保重。建军向莎莎求婚,莎莎同意了,莎莎把这事告诉了兰兰,说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莎莎了,答应建军是为了让她信任自己好调查她,兰兰让她多加小心。

  肖童在欧阳天房间里抄写了一份他的日程计划,交给了李队,李队决定在货物没有进仓库之前不去调查。

  莎莎和兰兰见面,黄建军很快就调查出来了,但是黄建军决定不惊动她们,让她们爱干嘛干嘛。晚上回到家,莎莎趁他洗澡的时候偷拍了他拿出来的地图,第二天莎莎拿给兰兰看。莎莎每次去和兰兰见面时黄建军都知道,让老严沉住气。

  莎莎打电话给肖童,告诉他自己和兰兰在一起,肖童这才知道兰兰并没有离开,马上去找兰兰了。兰兰把莎莎找到的路线图给他看,肖童得到了马上接口公司开会,让兰兰等着他,然后肖童马上去找了李队和庆春,给他们看了路线图,是一个游戏的通关路线图,庆春和李队有点疑惑这是黄建军又在试探他们。

  肖童告诉了兰兰这是黄建军在利用莎莎,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不会这么巧合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警察得到了路线图,发现和某个地点的交通图是一样的,一时弄不明白黄建军到底是什么意图,暂时没有行动。

  老严对黄建军说可能警察猜不到游戏和路线图的联系,黄建军反而说就怕他们猜不到,回到家,黄建军突然对莎莎大发雷霆说莎莎动了他的东西,还对莎莎大打出手,莎莎说自己就是好奇他天天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怕他出事,黄建军说自己在做一个大买卖,一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并不是自己防她,主要不想她牵扯进来,让莎莎以后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莎莎把戒指放家里之后,原创剧情,就提着行李离开了,到了莎莎那里,兰兰很抱歉。这是黄建军打来电话告诉莎莎自己离不开他,让她回去,莎莎说自己要回去继续调查黄建军。

  第二天有个人把莎莎带走了,要杀了她,莎莎吓坏了,打电话央求建军,建军对她说对不起。兰兰打电话给肖童,说莎莎失踪了,怀疑黄建军对她下手了。肖童说不会的,这种情况下黄建军不敢。

  黄建军的人把莎莎带回来了,莎莎醒来之后求老严放她出去。

  兰兰想要报警被肖童拦住了,说这样反而会给莎莎带来危险,肖童去了公司问老严去哪儿了,黄建军只说他出差了。

  老严的手机被警方锁定了,发现他在藏经楼,李队和庆春把肖童带到了藏经楼,肖童去找莎莎。肖童进来时被人发现了,但是他却没有察觉。老严在后面喊了肖童问莎莎在哪里?老严问他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警察,莎莎在喊救命,老严举起了手枪要杀肖童,庆春和李队及时赶到抓了老严。

  莎莎回忆了自己看到的路线图,的确是黄建军的交易图。

  肖童去找了兰兰,没有告诉她莎莎已经找到了,兰兰焦急的要报警,肖童让兰兰在等等,说自己有把握找到黄建军的证据。

  老严按照警方的指示给黄建军通了电话。黄建军去了藏经楼,见到了老严,老严告诉他一切正常,建军去地窖看了莎莎,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建军让她别怪自己,等自己成功了,会回来接莎莎一起远走高飞。(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建军让老严好好照顾莎莎,假如自己三天之后回不来,就杀了莎莎。

  黄建军回来看到肖童在办公室工作,就回了自己办公室,肖童向李队表示自己会盯住黄建军的。黄建军让属下的人盯住欧阳天的一举一动,然后让肖童来见自己,然后让肖童和自己出去一趟,出去了并不开自己的车,另一辆车上下来几个人把肖童抓住塞进了车里。

  黄建军带着肖童进了兰兰的酒店,把肖童和兰兰都带走了,带到了一部船上,兰兰嚷着要见他父亲,黄建军说会让她见到的。肖童给李队发信息说黄的计划没有变,庆春也上了船。

  黄建军也找了欧阳天,让他一切都听他的,要不然就再也见不到兰兰了。欧阳天突然站了起来,黄建军这才知道欧阳天骗他,他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天收买了,并让黄健军一直想见的人,原来欧阳天就是罗长腿。欧阳天说那批货不再九号仓库交易,黄建军央求欧阳天放过自己,但是欧阳天说他的路走到了尽头,让人把他杀了,但是手下的人并没有杀他,让他走了。

  欧阳天和肖童、兰兰说黄建军已经死了,自杀了,肖童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李队,李队发现那批货并不在九号仓库,他们上当了。

  欧阳天带肖童和兰兰回了广州,但是路上改了地点,说自己要带肖童去见一个人,让兰兰不要跟着。

  庆春找到了兰兰,说自己是警察。

  欧阳天把肖童带到一个地方,要杀了他,告诉肖童自己早就知道了他是警察卧底,从他刚进公司就知道了,这时欧阳天站了起来,告诉肖童自己就是罗长腿,让肖童看着自己是怎么做生意的。

  警察带着兰兰很快赶到了肖童所在的地方。

  建军突然出现了,用枪指着欧阳天,欧阳天很意外建军还活着,欧阳天说自己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他,建军很激动,说欧阳天毁了他一辈子,说这个地方已经被警察包围了,他们都得死。当建军要杀肖童时庆春他们赶到了杀了建军,欧阳天挟持肖童当人质,来到了海边。这时兰兰出现,分散了欧阳天注意力,肖童要去抢欧阳天的抢。庆春为了救肖童,替他挡了子弹,牺牲了,肖童安然无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