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健康创新网资讯新闻正文

党的女儿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9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俊毅

  秀英把探听到的情况告诉了李玉梅,担心就靠她们两人抗不走那么多粮食。李玉梅早就想好了对策。

  黑夜,两个白狗子抢了山鸡,果然离开粮食所在地,升起了火烤山鸡吃。李玉梅和秀英偷偷地在粮食堆背面偷粮。没想到两个白狗子指使叫花子买酒回来。白狗子撒尿时无意发现有人要偷米,刚想要报告,被李玉梅打晕了。白狗子看到叫花子一去不回,觉得不对劲,跑去查看,发现米被偷了,追着李玉梅她们,但是天黑,什么也没抓到。

  孙殿起得知粮食被偷,不慌不忙,在河边钓鱼。段天禄心急地要去抓偷米的人。孙殿起却语带玄机地说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马家辉得知李玉梅和秀英去偷米的事情,没有责怪她们,反而夸奖她们遇事开始动脑筋了。

  山上的红军又没有粮食吃了,只得啃树皮,捉虫子吃,大家都饿得头晕晕的,急需马家辉运粮食上山。

  孙殿起眼看师部多月来不发放俸禄了,怕引起手下慌乱,只得越过师部直接向军部打报告,让军部派人接收囤积的粮食和设备。孙殿起还想利用这招,放出消息,让红军下山抢粮食,从而消灭红军。

  叫花子想借偷粮的事向段天禄要赏钱,段天禄让他向军部要钱去。叫花子一听军部要来了,觉得发大财的机会来了,高兴极了。

  马家辉带着人参看望段天禄,段天禄故意把军部要来的消息透露给他。马家辉观察到粮食和设备都囤积在白狗子大院里,而多疑的孙殿起看到了马家辉,心里有点起疑。

  魏政委看到山上的红军都没粮食吃了,而马家辉他们现在也没有粮食支援,决定下山去侦察被敌人没收的粮食和设备。

  马家辉找李玉梅等人商量怎么偷粮食时,魏政委也赶来一起商量对策。魏政委带着桂花筹集的盐和粮食返回山上时,拦截了一名敌军传令员,得知敌军要押运粮食和设备的消息,和同志们商量计策,准备将计就计,虎口拔牙。

  马家辉担心山上的红军没粮吃,夜不能寐地想办法。

  魏政委带着山上的红军冒充军部派来的周参座来向孙殿起接收粮食和设备。孙殿起直觉军部怎么来人这么快,但是也没有多想。盛情款待了魏政委等人。老赵等人要吃饭时,看到段天禄在一旁,就借口要迟烤鸡支开了他。

  叫花子听说省城的长官来了,在门口大吵大叫,要求求见。叫花子向魏政委要举报红军偷米的赏钱。魏政委不同声色的赏了他一块大洋。

  魏政委准备一吃完饭就带着粮食出发,不料段天禄出去买烤鸡,耽误了行程,只得暂时先在此休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叫花子认出曾技术员是经常到何老爷家的七少爷,他拦住曾技术员,不让他走,死皮赖脸的要他赏钱。曾技术员没有钱,叫花子从他身上强抢,结果钱没抢到,抢出一只手枪出来。叫花子惊慌中扳动了手枪,被白狗子听到,抓住了曾技术员。马家辉眼看曾技术员被抓,心里着急,但是又无法援救。

  孙殿起看曾技术员不肯说出他的真实身份,就让段天禄严刑逼供。

  李玉梅死了父亲,又丢了女儿,伤心欲绝,四处找寻小妞的下落。

  段天禄毒打了曾技术员三天三夜,但是始终没有没有从他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恼羞成怒,用滚开的热水烫伤曾技术员。曾技术员看到孙殿起要用烙铁烫他的脸,终于招认了,把八路的兵工厂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孙殿起。李玉梅在找女儿小妞的时候无意发现了受伤的女八路,她自己去引开了白狗子,

  玉梅找了秀英和她晚上一起去野地里就女红军,她们去了以后没有找到女红军却无意发现了叫花子。秀英跑了累了去找水喝,在河边发现了受伤的女红军,和玉梅背起了女伤员往家里赶。叫花子以为自己遇到了鬼了呢!碰到了曾技术员正带着孙殿起去找兵工厂。孙殿起他们去扑了一个空,玉梅让女红军先住在秀英家里,曾技术员告诉孙殿起如果

  他这几天没有回去,兵工厂急需镪水厂长一定会下山去弄镪水的,玉梅拿了女红军的枪去了镇上去报仇,女红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枪没有了,问了秀英才知道枪可能被玉梅拿去了,可是她的枪里只有一颗子弹。秀英害怕玉梅出事就决定去镇上找玉梅。玉梅在军部的门口准备刺杀段天禄,却碰上了马家辉给段天禄送香烟误伤了马家辉,正在茶馆里喝茶的罗厂长们听到了枪声,

  正当段天禄带着部队找刺杀他的凶手的时候,被罗厂长的手下用枪声引开了,红军以为这是向真开的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玉梅无意打伤了马掌柜的觉得很不过意,就决定帮着他看铺子。罗厂长从茶馆的老板那里打听了回春堂药铺的祖孙俩已经死了。段天禄来看马掌柜的时候碰到了玉梅,玉梅还泼了他一身脏水。秀英在铺子里找到了玉梅,玉梅告诉秀英她误伤了马掌柜的。罗厂长到杂货铺找马家辉用了暗语接头,玉梅不知道就把他给打发走了,玉梅把这事告诉了马掌柜的妻子,她又告诉了老马,马家辉叫他妻子赶快去追罗厂长。

  马掌柜的妻子追了出去,看到了白狗子抓了一位道士,白狗子把道士抓了回去让七少爷认是不是罗厂长,七少爷说不是罗厂长。孙殿起让段天禄去查这个道士的底细。在回杂铺店的路上马家辉的妻子碰到了罗厂长,用暗语和罗厂长接上了头。

  老马的妻子把罗厂长带回了杂货铺,并把玉梅给支回去了。罗厂长向马掌柜的打听曾文远的消息,段天禄带着曾文远到处找罗厂长,在路上被程龙看见了,玉梅决定让向真住到她家,马掌柜让桂云去回春堂取镪水,正当罗厂长从杂货铺出来的时候碰到了曾文远,段天禄带着白狗子们追罗厂长,程龙在回春堂里碰到了去取镪水的桂云,听到枪声的程龙知道老罗出事了,赶紧的去救老罗,桂云回来把在回春堂的事将给老马听,

  老马知道老罗出事了,程龙带着受伤的罗厂长一路逃到了河边,因为没有船无法过河,和段天禄的部队发生了枪战。段天禄为了邀功让手下抓活的,玉梅把女红军带到了自己的家里,受伤的向真一直发热,玉梅觉得要救女红军必需要搞到药,而药在白狗子住的祠堂里。在段天禄的追赶下无路可逃的老罗只好带着受伤的身子跳到了河里。

  段天禄回来告诉了孙殿起老罗跳河了,孙殿起很生气说要抓活的,孙殿起说红军很善战,只有断了他们的弹药才能打败红军,怪段天禄把这条线索给断了。因为这是最大的兵工厂,玉梅和秀英乔装进祠堂去偷药品,孙殿起和段天禄带着部队进山去找兵工厂。(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孙殿起带领白狗子到树林那里四处寻找曾技术员所说的红军的兵工厂,但是一无所获。

  李玉梅和表姐秀英冒充送菜的,到白狗子内部去,故意弄破了手,请求到军医那里看病,想从白狗子军队中拿到向真的消炎药。

  李辉打伤两个看守他的白狗子,想逃出去,但是因为伤势过重,两天没进米水,身体虚弱,只得躲着。

  李玉梅和秀英趁军医不注意的时候,放出毒蛇,偷出药品放在菜篮子里。李玉梅她们出门时遭到看守的白狗子的搜查,在紧急时刻,李辉和白狗子发生枪战,分散了看守人的注意力,没能检查李玉梅的菜篮,从而让她们顺利的走出了白狗子大院。

  李辉听到孙殿起等人说话的声音,知道逃不出去,就抱着一个白狗子同归于尽了。

  李玉梅想拿药给向真吃,但是没想到冒险偷来两瓶药是治腹泻的。李玉梅看到向真的腿已经开始烂了,担心不已。

  马家辉的妻子桂云打听到老罗被白狗子打死了,心里奇怪,白狗子是怎么知道老罗的。

  李玉梅到马家辉家,看到他的胳膊因为段天禄的药大有好转,心里一动,主动要帮桂云打扫屋子。桂云看到李玉梅举止异常,一检查发现治枪伤药少掉一瓶,怀疑李玉梅救了女红军。

  李玉梅在二姐家看到女儿小妞回来了,喜极而泣。得知可能是红军送小妞回来的,内心感激。李玉梅怕小妞回家后把向真的事情说出来,请求二姐暂时让小妞住在她家。

  向真听说李玉梅是从马家辉的杂铺店里拿来的药,告诉李玉梅马家辉曾经在几天前救过她。

  曾技术员带着白狗子找红军的下落,无意间看到玩耍的小妞,急于自保的他说出曾经看到小妞和红军在一起的事情。

  秀英看到李玉梅想念小妞,就让她去二姐家找女儿。李玉梅到二姐家后发现小妞又不见了,从土生的嘴里得知被人带走了。李玉梅着急的四处寻找小妞。叫花子敲诈李玉梅要钱,告诉李玉梅小妞被白狗子带走了。

  李玉梅到白狗子门前大吵,要找女儿小妞,却被白狗子打倒在地,差点爬不起来,李玉梅对白狗子充满了憎恨。叫花子追到李玉梅要钱,李玉梅气恨地用石头砸走了他。

  桂云来到老中医晒药的地方查看,却被奇怪的声音吓得半死。

  李玉梅偷偷地到马家辉家,她找到马家辉偷偷藏起的手枪,准备找白狗子算账。却不小心弄出了声响,马家辉以为是桂云回来了。李玉梅刚溜出了马家,桂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家辉这才得知刚才在屋里的不是桂云,他把正要翻进白狗子大院的李玉梅拖回了家。

  秀英得知李玉梅找小妞也不见了,担心地四处寻找。

  马家辉从李玉梅嘴里得知小妞回家后又被白狗子抓走了,担心小妞会说出红军的下落。李玉梅冲动地想找白狗子拼命。马家辉拦住李玉梅,冷静地分析形势给她听,让她从长而计。

  段天禄想要问出红军的下落,却把小妞吓得大哭,直说不知道。孙殿起看到小妞太小,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就让人把小妞送回了家。

  李玉梅得知像马家辉所分析的那样,小妞被送回来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从马家辉的言行上怀疑他可能是红军。

  孙殿起恼火一直没找到兵工厂的下落,觉得曾技术员可能是哄骗他。

  桂云回家把老中医屋里闹鬼的事情告诉了马家辉。

  叛徒曾技术员为了活命向孙殿起报告想起来的三家收留红军的村民住处。孙殿起已经不再信任曾技术员,但是表面上却不露声色,抱着一线希望,让段天禄跟着曾技术员去抓红军。

  桂云看到段天禄和曾技术员等人出了村子,知道他们可能去抓红军,就报告给马家辉。

  段天禄根据曾技术员的指证,残冷地打死了受伤的红军以及收留红军的全部老百姓,抓住一个红军活口。

  马家辉假装无意地把剩下来的一瓶治枪伤的药也送给了李玉梅。孙殿起没想到曾技术员这次供出的红军藏匿的消息是真的,大为高兴。段天禄把带回来的红军伤员严加拷打,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桂云打听到那个叛变的就是老罗所说的联络员曾文远,报告给了马家辉。

  向真担心敌人找到这里,连累李玉梅。李玉梅劝慰她安心养病。

  马家辉想起桂云说的老中医屋里闹鬼的事情,决定亲自去看个究竟。马家辉在老中医屋里发现了老罗。原来老罗没死,但是被打伤了脚。老罗告诉马家辉知道的不止三个红军伤员,让马家辉想办法除掉曾文远。

  孙殿起得知法师宫六甲的确是紫清观的道人,让段天禄放了宫六甲。宫六甲要求到白水观修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家辉回来告诉桂云老罗的指示,让她尽快摸清曾文远的行迹,好除了这个叛徒。

  宫六甲被送到白水观。

  李玉梅打柴回来,发现向真偷偷地走了,和秀英四处寻找她。

  叫花子看到曾文远出门都有白狗子随从,以为他发达了,前后跟着伺候他。曾文远气愤他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是叫花子想要赏钱造成的,让白狗子往死里打叫花子。

  李玉梅和秀英四处都找不到向真,知道向真是故意躲着,不想连累她们。

  桂云偷偷地跟着曾文远,发现他每天都有两个白狗子跟着他,只有在茶馆喝茶的时候是一个人,但是茶馆人太多,白狗子也多,不好下手。马家辉决定让李玉梅以曾文远的旧情人的名义引出曾,从而下手除了他。

  桂云找李玉梅商量,要她帮助他们除了曾文远。李玉梅听了一口应允了。

  桂云故意装成卖香烟的,到茶馆探曾文远的虚实。马家辉让李玉梅出面引出曾,秀英望风,而他负责把曾除了。

  曾文远在茶馆里受到白狗子的奚落,生气地出来透气,李玉梅假装是曾旧情人派来的佣人,想把曾引到马家辉埋伏的地方。不料,在半路上,遇到叫花子找曾文远算账。曾文远大呼救命,被白狗子赶来,追赶叫花子。曾随着李玉梅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不对劲,想要回头,被马家辉等人按住。马家辉一刀捅死了曾文远,把尸体扔进了河里。

  马家辉带着李玉梅等人去小屋子那里见了老罗,李玉梅提出跟着他们一起杀白狗子。

  曾文远的尸体被人发现了,孙殿起大为恼火,让人抓来叫花子。孙殿起查看了曾的尸体,知道并不是叫花子一人所为,让段天禄带人去河边搜查。

  桂云得知曾文远尸体被发现了,怕白狗子发现老罗的藏身之处,赶紧让马家辉去通知老罗转移。

  马家辉还没有来得及通知老罗,看到段天禄等人已经发现了老罗藏匿的小屋。段天禄没从小屋里搜查出什么。马家辉等段他们离开后,才从门外的草堆里找到早已躲起来的老罗。马家辉担心小屋不安全,让老罗暂时到李玉梅家养伤。

  孙殿起在村子进口设置关卡,发现有可疑人物就抓起来。

  李玉梅把老罗带回家照顾。(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罗告诉李玉梅,共产党一定能够解救天下受苦的人民,让她坚定这个信仰。

  李玉梅想用装满草的牛车掩护老罗躲过白狗子的检查,没想到半路上,叫花子拦住去路,追着李玉梅要钱,幸亏赶牛的大爷用火枪吓住了他。叫花子骂骂咧咧地,不小心摔了一跤,却发现路上一只红军的草鞋。

  李玉梅在关卡那里发现白狗子查得很紧,多亏桂云假装纸烟掉了,分散白狗子的注意力。李玉梅想要趁机离开时,段天禄赶来要搜查牛车,正在此时,山上的石头掉了下来,李玉梅又想要趁段天禄不注意的时候离开,被段天禄发觉了,喝令手下把牛车赶回去。突然从山上一支冷箭射来,段天禄带领白狗子上山寻找红军。

  接应的红军二魁等人看到老罗还没有来,也到村子外那里查看,看到白狗子设置的关卡以为老罗在山上,就上山去接应老罗。二魁没遇见老罗,却找到同志老赵,原来老赵被打散后,一直躲在这里,刚才就是他用箭射的白狗子。

  二魁和老赵,程龙用声东击西的让段天禄等人以为被红军包围了,赶紧撤离了此地。

  李玉梅看过不去关卡,只得赶紧趁乱把牛车赶到山上,逃脱了段天禄的检查。

  叫花子带着草鞋想去白狗子大院领赏,被赶了出来。他在路上碰到孙殿起,拿起草鞋向孙殿起举报说肯定有红军藏到李玉梅的家里。

  孙殿起带领一帮人包围了李玉梅家,李玉梅的二姐带着两个孩子在家,看到白狗子包围了,很害怕。

  李玉梅远远看到家被人包围了,知道不好,赶紧把老罗躲在草丛里,让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孙殿起从段天禄那里得知李玉梅赶着牛车出村,怀疑她用牛车送红军出去。让段天禄赶紧去查。段天禄把牛车翻了个遍,却什么也没有查到,赶紧向孙殿起报告。孙殿起恼羞成怒把全村人集合起来,逼他们说出红军的下落。

  孙殿起把小妞和土生两个小孩抓出来逼问他们有没有看过这只草鞋,吓得小妞放声大哭。李玉梅护着孩子,被段天禄狠狠地打了几耳光,段逼着她说出红军的下落,李玉梅咬紧牙关,死不承认。孙殿起让段天禄把李玉梅等几个可疑村民全都杀了。

  而此时,叫花子到酒店买酒,扬言看谁不顺眼,就可以让他没好日子过。

  段天禄用枪瞄准李玉梅等人,正要扣动扳机时,老罗从草丛里出来,指责孙殿起欺压妇孺,让他放了百姓。段天禄得知眼前的红军就是兵工厂的厂长老罗,高兴不已,觉得目的已经达到,抓了老罗,放了全村百姓。(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玉梅知道草鞋是向真的,而老罗为了救全村的人,站出来承认草鞋是他的,又钦佩又担忧。

  李玉梅知道老罗把制火药的镪水看得比命还重要,就找到镪水准备找马家辉商量。

  马家辉夫妇眼睁睁地看着老罗被白狗子抓住,从杂货店门口进过,心里很悲愤难过。

  孙殿起软硬并施想让老罗说出兵工厂的位置,还是一无所获。

  马家辉让李玉梅想办法把镪水送到山上的红军那里。李玉梅和秀英一人背着一壶镪水准备连夜上山,秀英的父亲也赶来相助。

  段天禄严刑拷打老罗,老罗没有屈服。段天禄残忍地用钳子把老罗的手指甲一只只拔去。老罗也咬紧牙关,一声没吭。

  程龙等人在村外等着接应老罗,却怎么也看不见老罗的身影,着急万分。

  李玉梅看到晚上,关卡那里没有白狗子守着,不知道是真是假,就点了鞭炮探虚实,看到没有动静,就赶紧冲出关卡。原来看关卡的白狗子怕被红军开枪打死,没有看守关卡。

  李玉梅碰到程龙他们,把镪水交给了他们,并把老罗的情况如实报告了。

  段天禄的姨妈来白水镇避难,因为她信道,所以段要求宫六甲去迎接他的姨妈叶老太太。

  小妞不肯一人在家,李玉梅只好带着她到马家辉家,告诉马家辉红军让她稍话,要他弄清白狗子所居住的大院的情况。

  桂花出去送烟,就让小妞一人在杂货店门口玩,正好碰到了叶老太太坐轿经过。

  李玉梅和马家辉商量着如何救老罗的事情,不知道门外发生的事情。李玉梅自告奋勇地要去白狗子的大院探探情况。桂花慌慌张张地告诉李玉梅小妞不见了。

  李玉梅从村民的口中得知女儿进了白狗子大院。原来叶老太太一看到小妞,就很喜欢她,要小妞做她的护命天童,就把她带进了大院。段天禄让叶老太太换个孩子,叶老太太不肯,让宫六甲转告李玉梅,要李玉梅在她做斋把孩子送来。李玉梅一口回绝了。原来叶家是这里的大户人家,一向作恶多端,红军打过来的时候,只有叶老太太一人逃了出来,她还是段天禄的姨妈。

  马家辉听说叶老太太想让小妞做她的护命天童,就让李玉梅好好想想,可以借机进白狗子大院。

  李玉梅领着小妞进白狗子大院,她趁着叶老太太做法事的时候,在院子里四处查看。

  孙殿起得知叶老太太在院里做法事,大发其火。段天禄道出他们所住的院子就是叶家的房产,孙殿起无奈,只好应允。

  李玉梅看道士宫六甲不像坏人,就向他打听老罗的下落。宫六甲像是没听到似的,转身离开。

  叶老太太想让宫六甲为叶家做追荐法事,宫提出做法事要三天三夜不许离开斋房的要求。叶老太太让段天禄也参加法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宫六甲把要做追荐法事的事情告诉了李玉梅,并且暗示她老罗所关押的地方。

  马家辉听到消息,知道这个是救出老罗的绝好机会,赶紧密报红军。

  马家辉召集李玉梅和秀英等人商量救出老罗的计策,让她们分头行动。

  段天禄吩咐手下人看好关押的人,和叶老太太一起进入斋房做法事。

  李玉梅为了配合救老罗的行动,让女儿小妞去二姐家睡觉,小妞不肯离开妈妈,被李玉梅强制抱到二姐家。

  李玉梅接应下山的红军,为他们带路和马家辉会合。

  宫六甲不知道李玉梅他们的计划,趁着叶老太太和段天禄做法事的时候,打开关押老罗等红军的牢门,让他们赶紧逃出去。

  深夜,二魁等人找到牢房,但是看到里面空无一人,觉得很奇怪。老罗带着几个红军躲躲藏藏地准备逃出白狗子大院。

  叫花子喝醉酒后,在路上看到被红军打死的白狗子尸体,赶紧向看守的白狗子报告,看守人被叫花子打断美梦,很不耐烦的赶走了他。

  段天禄百无聊奈地诵经时,发现宫六甲不见了,出去寻找,发现他在院里渡步。

  叫花子无意间看到接应马家辉等人,扯着嗓子大叫有红匪,惊醒了孙殿起等人,把老罗等人抓住了。而二魁他们没有找到老罗,只好撤离了白狗子大院。

  李玉梅带领红军坐着事先准备好的船逃脱了白狗子的追赶。

  孙殿起气恼段天禄把军队大院搞得一团乱,煽了他一耳光。

  马家辉和桂花分析,到底是谁,在半夜喊了一嗓子,坏了救老罗的事。

  李玉梅和马家辉分析救老罗的事情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马家辉怀疑是宫六甲在设圈套让他们自投罗网。李玉梅却始终觉得宫六甲不像是坏人。马家辉叮嘱李玉梅要摸清老罗的确实位置,不能再出差错了。

  叫花子到段天禄面前邀功领赏,还想当国军。段天禄应允了。

  秀英说在林子里好像看见向真了,李玉梅赶紧和她在树林里寻找,果然看到向真,向真为了不拖累李玉梅,怎么也不肯跟着李玉梅回家。向真带着李玉梅等人去她藏身的山洞。

  叫花子在山上看到宫六甲,心生疑惑,悄悄地跟着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宫六甲发觉叫花子鬼鬼祟祟地跟着他,就停下来等他。叫花子想让宫六甲算算他以后能不能升官发财。宫六甲从他话中得知是他向白狗子报告的,怒骂他无德,没有好的下场。

  李玉梅觉得向真住在山洞里比在村子里安全,就和秀英商量轮流送饭给她。正说着,碰到宫六甲。宫六甲没给李玉梅说话的机会,只让她明天领女儿去白狗子大院。

  孙殿起因为一直没有战果,被上峰责骂,准备用老罗抵过。

  宫道长陪着叶老太太念斋时,听到段天禄和叶老太太的对话,知道老罗要被押送到省城枪毙的事情。宫道长假装不闻不问,心里暗暗思量怎样把此事告诉李玉梅。

  孙殿起看到段天禄因为怕死,几乎把团里的人都带着押送老罗,而不顾他的生死,大为恼火,关了段天禄的禁闭,只让段天禄手下的于排长带一个班负责押运老罗,其余地在大院留守。

  李玉梅在家烧饭时,听到有人敲门,出去无人,发现一张纸条,就赶紧找马家辉商量。马家辉从纸条里得知老罗要被押运的事情,觉得事有蹊跷,怀疑是个假消息。马家辉觉得要好好斟酌斟酌。

  马家辉到茶馆里查探,发现白狗子秘而不宣,怀疑这事可能是真的,但还是担心消息有假,准备再打探有多少人押送老罗。

  李玉梅让小妞叫出宫六甲,问清纸条的事情。秀英觉得宫道士举止奇怪,担心小妞的安全。李玉梅觉得宫道长不像是坏人,催着马家辉营救老罗。

  马家辉决定亲自去找段天禄叙旧,探探虚实。看守的人告诉马家辉段天禄被孙殿起关了三天的禁闭,不能见客。

  叫花子看到宫道士对小妞很好,就上前吓哭小妞,被宫六甲踹了一脚。小妞听了叫花子的话,信以为真,哭着找妈妈。小妞害怕不敢再进祠堂。

  叶老太太得知宫六甲熬了仙水,动了心,向宫道长讨要仙水。宫六甲假意算出叶老太太的生辰,让她今天亲自去采集无根之水熬仙水。

  李玉梅听到于排长酒醉后,说喝上路酒,觉得有异,赶紧报告给马家辉。马家辉各方面打听也不知道明天押送老罗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决定连夜上山和红军商谈。马家辉临行前,让李玉梅观看囚车出来后,白狗子大院的情况,再决定是否动手。

  马家辉和红军们设置好路障,想在半路上营救老罗。于排长查看到前面有路障,知道有埋伏,准备撤退时,红军收到李玉梅发的信号,开枪射击,救出老罗。狡猾的于排长装死躲过了一劫。(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家辉营救出了老罗,很开心地和李玉梅等人喝酒庆祝。老罗知道孙殿起的为人做事缜密,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不敢掉以轻心,让红军同志们暂时不要回兵工厂,先到东山躲避。

  老罗带领红军躲起来不敢回兵工厂,预防孙殿起反扑。半夜,老罗身体虚弱,晕了过去。程龙带领红军回到了兵工厂。

  李玉梅上山送饭的时候,高兴地把救出老罗的好消息告诉了向真。向真看到李玉梅为了死去的红军伤心,安慰她同志们为了共同的理想,可以生死与共。李玉梅觉得红军这个大家庭很温暖,也要当和向真一样的人。

  老罗被救回来了,红军们很开心,喝酒庆祝。孙殿起带领一大帮白狗子守在兵工厂外注视着红军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原来这果然是孙殿起的一条毒计,他知道从老罗的嘴里掏不出什么东西,就利用老罗找到兵工厂的位置。

  李玉梅夜里被枪声惊醒,仍然沉醉在救出老罗的喜悦中,没有怀疑枪声的来源。

  第二天一大早,白狗子让村民们都到镇口集合。李玉梅不知道白狗子搞的什么名堂,到了镇口一看,孙殿起抓住了包括老罗在内的许多红军,要当着百姓的面,枪杀红军,以示警戒。老罗和红军们高呼共产党万岁[原文来自],英勇就义了。李玉梅想要冲上去,被秀英她们紧紧拽住。

  在兵工厂的根据地,到处一片狼藉,到处是战士们的尸体。只有二魁,老赵和老周三人还活着。

  李玉梅自责是因为她才让老罗等红军无辜牺牲而痛苦不已。马家辉安慰李玉梅,他也要负很大的责任,以后做事一定要前思后虑。

  孙殿起摧毁了红军的兵工厂,大为高兴,把红军的头颅割下来挂在村口,设置埋伏,想抓住前来收尸的共党余孽。

  马家辉为他的错误决定后悔不已,一直借酒浇愁。桂花看到共产党节节败退,对信仰失去了信心。

  二魁冲动地要去找白狗子拼命,被老周拦住。

  李玉梅看到红军的头颅被悬挂在村头,心里像有千把刀在绞着,痛苦不已。李玉梅发誓要抢回老罗的首级,让老罗入土为安。

  向真得知李玉梅要抢回老罗的首级,叮嘱她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让她找马家辉商量。

  叶老太太得知捣毁了共党的兵工厂,开心不已,说悬挂的人头会有灾难,让段天禄带上符咒保平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家辉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来,他召集李玉梅和秀英过来商量,怎样才能取回老罗的首级,而不让白狗子发现。

  深夜,于排长埋伏了四天,着急了,估计没人敢来取人头,心里有点松懈了,去喝花酒了。他手下的白狗子听到谣言,说是村里近来闹无头鬼,半夜心里害怕,怕老罗他们的鬼魂来报仇。果然看到几两个黑影,吓得开枪射击。但是近看,又什么看不到。段天禄听到枪声,以为是红军,赶来抢功,但是整个搜查个遍,也没看到人影,大为失望。

  原来这就是马家辉的计策,让李玉梅和秀英深夜装无头鬼吓唬白狗子,扰乱敌人的军心,放松警惕。二魁等人也想伺机取回战士们的首级,正好看到李玉梅和秀英,就和她们联合起来,准备夺回战士们的头颅。

  于排长被段天禄臭骂了一顿,睁大眼睛看着四周的情况。忽然发现突然起了大雾,在大雾中他们看到有一双眼睛在空中飘动。白狗子做贼心虚,赶紧开枪射击。白狗子们又发现许多无头的人影,拼命开枪射击,发现那些人影中了枪后,却不倒下,心里发虚,大声喊着"鬼啊,鬼啊”全都逃得无影无踪。

  李玉梅和红军们看到白狗子都逃跑了,赶紧把悬挂在村口的战士们的头颅取了下来,

  于排长失魂落魄地向孙殿起报告发生的情况,孙殿起知道是红军搞的鬼,赶紧带人到村口,发现人头已经不见了,代替的是写有红军万岁的四个大红灯笼,孙大为恼火,命人摘下灯笼。段天禄又在附近找到用稻草人做的无头鬼,孙殿起看到红军在他重兵把守之下,不费一兵一卒就把人头取走,气恼手下胆小无能,大发雷霆,让手下不要把此事宣扬出去。

  李玉梅和红军们把老罗等被敌人伤害的战士们都葬在山上,让他们入土为安,没有立碑,怕遭到敌人的破坏。

  叫花子来到酒馆喝酒,酒馆老板看不起叫花子出卖红军的行为,不肯再让他赊账喝酒。叫花子拿出白花花的大洋,命令老板拿酒。叫花子在酒馆里听到有家人家的儿子在白狗子大院里做事,生病死了,都怀疑是帮白狗子做事,遭到报应,心里害怕。

  深夜,叫花子在巷子里走,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害怕是红军的鬼魂,赶紧跑到白狗子大院,找段天禄要求住到白狗子大院。段天禄看不起叫花子,拒绝了。叫花子无奈,只得靠着大院门口睡觉,但是仍然担心受怕。叫花子想到宫道士那里求宿,宫六甲假意说他身后就有个无头冤魂跟着他,吓得叫花子大慌,向宫道长求救。宫道长让他遵循法术实施才可除去身上的冤孽。

  红军显灵之事在白水镇越传越烈,让许多帮白狗子做事的人都人心惶惶,害怕不已。

  兵工厂一仗,老罗的死,让马家辉等人和上面组织失去了联系。马家辉让李玉梅联络山上的红军和他们开会。马家辉决定亲自去省城看看是否可以和上级联系,并叮嘱李玉梅继续用红军显灵的谣言,扰乱敌人的军心。

  李玉梅高兴地把好消息告诉向真,心里盼望着能早日和当红军的丈夫王杰团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玉梅带了一把梳子给向真梳头,很羡慕向真一头短发,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剪成向真那样的头型。李玉梅得知向真还不到二十一岁,十六岁就参加了革命,很是钦佩。

  叫花子遵循宫道长的法术,用二两狗屎,三根猫胡子熬煮成汤涂遍全身保命。而宫道长在门外偷笑,原来是他用此方法捉拿叫花子,而叫花子信以为真。

  孙殿起怀疑宫六甲是内应,让段天禄关了起来。叶老太太得知宫道长被抓,急了,大哭大闹,要段天禄放了宫六甲。

  段天禄阻止村民在门口烧纸钱慰藉红军英魂,但是没有效果。孙殿起命令段上山找到老罗等红军的坟墓,当着百姓的面挖坟,以攻破有人煽风点火说红军显灵的谣言。

  于排长带人去挖红匪坟,在哨卡被秀英的父亲九公无意听到了,赶紧找李玉梅等人商量对策。因为马家辉不在,机智的李玉梅想出个办法,写信通知山上的红军,然后她们每2人一组跟着于排长的小分队,如果于排长发现了老罗等人的坟墓,就派一人上山通知红军,剿灭白狗子。桂花看到李玉梅分布任务时,很有点像马家辉,夸奖李玉梅没以前那么冲动了,沉稳多了。要写信给山上的红军时,李玉梅才发现她们没一个人会写字。

  李玉梅在山上遇到于排长,于排长搜查了李玉梅的采药篮子,发现一副画,怀疑她私通共匪,要抓李玉梅。李玉梅灵机一动,说是叶老太太让她上山采药给小妞治咳嗽。于排长信以为真,放了李玉梅。

  秀英送饭给向真,羡慕李玉梅进步很快。

  段天禄给于排长下死命令,让他两天之内找到红军的坟。

  李玉梅找到二魁等红军,把她想的办法告诉了他们,让他们尽快把老罗等人的坟迁走。二魁告诉李玉梅他们已经把老罗等人的坟填平,觉得孙殿起是一个大祸害,想办法除掉他。

  于排长一直找老罗等人的坟墓无果,喝酒解闷。叫花子向他献出鬼主意。叫花子身上的骚味熏走了酒馆里的客人。

  于排长为了交差,带人乱挖老百姓的祖坟糊弄段天禄。惹起老百姓的愤怒,向孙殿起告状。段天禄怒气冲冲的找于排长算账。

  孙殿起看到段天禄此事闹得乌烟瘴气的,强迫宫道长出面做法事,驱赶孽魂,平复老百姓的怨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孙殿起此举是为了拉拢人心,收买百姓。却让李玉梅觉得这正是除掉他的大好机会。李玉梅的大胆提议,让大家觉得风险太大,否决了。李玉梅却不想失去这个杀掉孙殿起的大好机会,想独自行动。

  李玉梅假装找宫道长拘魂,明了做法事大概的过程,看到宫道长做法事需要一些瓶瓶罐罐的,计上心来。宫道长觉得李玉梅举止异常,但是揣测不到李玉梅的心思。

  李玉梅知道九公不赞成她独自行动,就借口要上山打猎给小妞补身体,要九公教她用枪,和炮制土炸弹。九公不疑有他。

  秀英也偷偷地帮着李玉梅到桂云那里买了许多钉子,说是门坏了。桂云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

  深夜,李玉梅把家里的碗都敲碎了,制作土炸弹。第二天一大早试验,,成功了,但是发现火药太猛了,怕伤及无辜百姓。经过反复试验,终于弄成火药力正好的土炸弹。

  法事开始了,李玉梅趁宫道长不注意,换了一个点着的土炸弹冒充神坛。孙殿起在台上讲话,想拉拢人心。叫花子突然跑上台,大声呵责宫道长是个骗子,害的他每天在身上涂了三次狗尿。叫花子搬起瓶瓶罐罐就砸,偏巧也砸了李玉梅制造的土炸弹。孙殿起看到罐子里的火药,知道有人想炸死他,命令全村戒严,抓捕共军,并不再怀疑宫道长是内应,让段天禄赶走他。

  段天禄看到宫道长好像什么事都能算到,也有点相信了。宫道长临行前断言孙殿起还要请他再回到白狗子大院。

  叶老太太得知宫道长被赶出大院,急忙赶到白水观请求宫道长继续为了设坛消除业障。宫道长借口真气大乱,要梳理调养,让叶老太太送来鸡鸭,酒米什么的。叶老太太一直深信不疑,让段天禄照办。

  马家辉回到白水镇,看到全村戒严,从段天禄嘴里事情的大概,找来李玉梅等人开会,告诉他们上级要重建兵工厂,让李玉梅不要莽撞行事,以大局为重。正在此时,段天禄突然上门讨酒喝,马家辉让大家先躲起来,他去应付段天禄。李玉梅冲动地要去杀段天禄,被九公拉住。段天禄听到屋里有动静,起了疑心。马家辉赶紧借口让桂云起来热酒,打消看段天禄的疑心。李玉梅看到马家辉遇事沉着冷静,很是钦佩。

  上级派来魏政委以郎中的身份和马家辉接头,要在此地选址新建一个兵工厂。马家辉带着魏政委与山水的红军碰面商议选址的事宜。(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向真知道李玉梅炸死孙殿起未遂,哨卡很严,怕李玉梅送饭给她,让敌人发现,就劝阻李玉梅注意安全。李玉梅要向真教她认字。向真夸奖李玉梅思想和行动都有很大的进步,教她认识第一个字,就是共产党的“党”。李玉梅认真的一笔一画地跟着向真学写“党”字。

  孙殿起看到于排长缴获了红军的一些粮食和造枪的工具,肯定还有更重要的设备,孙准备向师部邀功,并且要师部派兵支援时,突然接到师部的命令,让他留驻白水镇,肃清红军余党。孙殿起失望之极。

  向真在山洞伤养得差不多了,想尽快回到红军队伍里。

  桂云把魏政委重建兵工厂的指示告诉李玉梅,李玉梅很开心,把向真还活着,藏在山洞的事情也告诉了桂云。因为马家辉不在,无法让向真和红军接上头。李玉梅和桂云商量,白狗子整天搜山,怕向真有危险,想办法安置向真。

  李玉梅想让向真先到五十里的观音山上去躲避,等马家辉回来后,再与她联系。秀英带来衣服和假发,把向真打扮成村姑的模样。

  孙殿起猜测红军要重建兵工厂,让段天禄严防哨卡,看到带有粮食的,就连人扣下,他想用这招断了红军的粮草,困死红军。

  李玉梅和秀英带着向真下山,在要到观音山的时候,看到路上设有哨卡。向真让李玉梅和秀英在前面先走,她在后面跟着。李玉梅把枪藏在篮子底下,和秀英过了哨卡。向真也过了哨卡,但是又被段天禄叫住。段天禄看到向真面生,心生怀疑,一把扯下她的假发。李玉梅和秀英眼睁睁地看着向真被白狗子打死,内疚自责,伤心难过,发誓要杀了段天禄替向真报仇。

  李玉梅把向真留下的红军军装,一针一线地缝进被子里,也把对敌人的仇恨暂时埋在肚子里。

  叶老太太得意地告诉宫道长,段天禄又杀了一个红军。宫道长压住心里的怒火,说段天禄会有血光之灾,祸及叶老太太。叶老太太吓得赶紧向宫道长求助。

  马家辉回家后,得知向真的事情,劝慰李玉梅不要太伤心。马家辉看到段天禄封锁了村子和山路,怕对红军不利,就让李玉梅捎信给山上的红军。李玉梅机智地把信塞在头发里,躲过检查,方便马家辉和红军的联络。

  马家辉得知因为孙殿起的封锁,山上红军已经断粮,无盐了,让李玉梅偷偷地在老百姓中征集粮食,让桂云把家里所有的粮食和盐都打包好。

  李玉梅,秀英和九公夜里偷偷地从乡亲中征集粮食。乡亲们都支持红军,但是又惧怕孙殿起,不敢拿出粮食。李玉梅看到只征集到很少的一些粮食很是着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玉梅到红军家属白大娘家筹集粮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说动乡亲们把粮食捐了出来。

  桂云看家里盐不多,就把马家辉给她买手镯的钱,买了盐,支援红军。

  李玉梅每天晚上睡觉前,就偷偷拿起向真留下来的识字本,学习起来。小妞看到妈妈认字,也吵着要妈妈教她认字。

  秀英到二嘎家筹集粮食,二嘎媳妇不肯,秀英也学着李玉梅和乡亲们耐心地讲起道理来。

  乡亲们偷偷地把粮食都筹集给了李玉梅,李玉梅把粮食藏着草垛里,伺机送给红军。

  李玉梅二姐看到李玉梅和秀英把口粮省下来都送给红军,而自己却上山采集野果充饥,不能理解她们的举动,替她们担心受怕的。

  小妞看到家里有很多大米,不肯吃南瓜,要吃米饭。李玉梅急了,打了小妞。二姐看了,舍不得小妞,把小妞带回家喝粥。

  段天禄得了伤寒浑身发疼,有点相信宫道长的话,怀疑是向真的冤魂附在他身上,到马家辉拔火罐。马家辉碰巧听到段天禄手下报告,说村民们夜里活动频繁,急了,赶紧通知李玉梅,想办法尽快先把粮食送给山上的红军。

  山上的魏政委和二魁他们正在为断粮的事情着急,决定派二魁下山找马家辉商量。

  马家辉让李玉梅发动红军家属一起背粮上山,送给红军。

  深夜,哨卡前,于排长让守哨的白狗子严防死守。九公身体虚弱,无法背粮食上山,马家辉就让他假装散步,分散守哨人的注意力。李玉梅等人乘机绕过哨卡爬上了山。途中,有个米袋不小心被划破了一个小口。二魁等人在半途中接应了李玉梅她们,李玉梅看到有个粮食袋漏了,但是形势紧急,也顾不上什么,赶紧下山。

  于排长带着白狗子搜山时,发现了大米的痕迹,就顺着大米走,隐隐看到李玉梅等人正好下山,就喝令她们站住。马家辉冷静地让大家分开走,他去引开于排长等人。马家辉还没来得及引开白狗子,于排长听到李玉梅的喊声,就追了过去,一直追到了白水观。

  宫道长不让于排长进屋搜查,说是叶老太太在屋内修行。于排长以为宫道长隐藏了红军,冲进屋内,惊吓了叶老太太。于排长怕得罪了段天禄,赶紧撤离了。宫道长让叶老太太安心打坐后,就出来让藏着神像后面的李玉梅和秀英赶紧离开此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玉梅很感激宫道长出手相救。

  马家辉看到李玉梅安全回来后,严厉批评了李玉梅不听指挥,擅自行动的行为,希望李玉梅戒掉急躁的毛病。

  因为昨夜送粮只能维持山上红军半个月的口粮,又惊动白狗子,再往山上送粮的困难加大了。马家辉得知是宫六甲帮助李玉梅脱险,不知道宫六甲的具体身份,让李玉梅密切注意他的行踪,不要向他透露和杂货店的关系

  段天禄得知叶老太太被于排长吓得半死,气冲冲地找他算账,被孙殿起制止了。孙殿起从昨夜的情况分析出是老百姓偷偷地送粮食给红军,而上峰又不派兵支援,人手短缺,无法消灭红军,就又想出了一个恶计,让段天禄把百姓的口粮全部没收上来,但是为了拉拢人心,安抚百姓就又给段天禄下了个命令,不准他打杀老百姓。

  段天禄看到老百姓不肯把粮食上缴,就到强行到百姓家抢粮食。段天禄在李玉梅家只搜到一点粮食,就亲自去搜,结果在床上发现了向真的识字本。段天禄追问李玉梅识字本的来源。李玉梅说是宫道长为了小妞更好的服侍叶老太太而让小妞识字的。段天禄不相信,让小妞认字,幸亏小妞平常跟李玉梅学了几个简单的字,打消了段天禄的怀疑。

  段天禄到秀英家粗鲁地把九公推倒在地,撞伤了头,抢走了粮食。

  孙殿起看到段天禄违抗了他的命令,打伤了九公,要严惩段天禄。段天禄辩称九公是自己撞破了头,孙殿起决定亲自去追查。

  李玉梅得知九公受伤了,来探望。孙殿起假心假意地带着礼品看望了九公,还向乡亲们承诺保证他们吃饱饭。孙殿起故意派人深夜冒充红军,打伤老百姓,抢走粮食。并借此破坏村民和红军的关系,仇恨红军。许多不明真相的村民们相信了孙殿起的说辞,心甘情愿地把粮食上缴给了他。

  李玉梅不相信红军会做出此事,仍然为筹集粮食给红军一事儿着急,她去杂铺店找马家辉商量。马家辉告诉李玉梅,段天禄并不可怕,狡猾的孙殿起才是真正可怕的,他制造出这一出戏,让红军很被动,所以要想办法破坏他的阴谋。

  叫花子也想到白狗子大院领取粮食,但是被赶走了。

  李玉梅看到孙殿起把粮食都存放在河边,只有两个白狗子看守着,就找秀英商量对策偷回粮食。

  秀英打了一只山鸡,看守粮食的白狗子心动了,要了秀英的山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孙殿起无意间听到伙房里的人说军部派来的人,一人吃了三人的饭,起了疑心,派人跟踪魏政委等人。

  老赵借机到杂货店里和马家辉会面。马家辉深知孙殿起的为人,叮嘱老赵等人小心防范着。老赵让马家辉第二天带上盐在路口汇合,马家辉决定利用段天禄把盐带出。

  段天禄带着手下走遍全城,才找来十几只烤鸡,给魏政委带在路上吃。

  孙殿起借口粮草目标太大,要让段天禄帮着押送,被魏政委拒绝了。因为总觉得不对劲,孙殿起让段天禄偷偷地跟在魏政委的部队后面,一旦发现变动,就开枪射击。

  马家辉找段天禄批出镇的条子时,听到他们悄悄地跟着魏政委的情况,知道不妙。马家辉安排九公抄近路追上魏政委,告诉他这个情况,让李玉梅通知在村口接应的二魁等人打一场真仗,打一场假仗。

  魏政委也估计孙殿起疑心重,派人跟着他们,就让同志们加强警惕。孙殿起接到军部发来的真电报,得知果然上当,让手下赶紧通知段天禄活捉魏政委等人。

  九公用箭发给魏政委消息,告诉他孙殿起的计谋。魏政委收到消息后,配合马家辉的妙计,让运粮车队原地休息。而马家辉赶到二魁那里,让他们假装攻打魏政委等人。

  段天禄远处听到枪声,以为红军过来抢粮草,就冲上前保护魏政委等人。魏政委让段天禄和二魁等人交战,而他们趁机把粮草运上山。老赵拦截了孙殿起派来的通讯员。马家辉命令二魁等人和魏政委一起撤回山上,也让李玉梅等人撤离,他留下来阻击段天禄。马家辉被两个白狗子发现了,用枪指着。正在千钧一发之际,李玉梅赶回来,用枪打死了白狗子,救了马家辉。

  魏政委让二魁等人带着粮食上山,而他带着一些人马又返回,掩护马家辉和李玉梅撤退。段天禄以为顺利地送出了周参座,大功告成,又看到前后受敌,就带领白狗子撤退了。

  桂云在家里担心马家辉的安全,看到马家辉安然无恙的回来,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落了下来。

  段天禄回到大院,向孙殿起表功,却被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马家辉感激李玉梅危难的时候救了她,但是仍然教导李玉梅听从命令。马家辉收回了李玉梅的枪,替她保管。

  魏政委批评二魁不应该让马家辉做掩护工作,阐述老马交通站的重要性。

  孙殿起被上级留职查看了,着急上火牙疼,段天禄不敢为马家辉讨要路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家辉看到从段天禄这里弄不到路条,没办法送盐上山,就思量和孙殿起攀交情,弄到路条。马家辉从宫道长那里求得治牙疼的偏方,让李玉梅上山采草药。

  马家辉弄好了治牙疼的草药,卖个人情给段天禄,让他送给孙殿起。

  红军的主力部队撤离了苏区,魏政委和上级失去了联系,让二魁偷偷下山联系马家辉,请他上省城去,想法和上级接上头。并让李玉梅暗中组织群众,扩大党的力量。

  孙殿起敷了草药后,牙不疼了,下令张贴布告声称已经剿灭了红军,让村民挂旗庆贺。村民们都不相信红军已经被剿灭了,叫花子拿着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逼着村民买。群众们都敢怒不敢言,只得掏钱买了挂起了旗子。

  孙殿起得知是马家辉弄来的草药,就让段天禄把马家辉找来酬谢。

  李玉梅看到家家挂着国民党的旗子,不知道如何组织群众。她找九公商量,决定先从红军家属发动,红军家属都对李玉梅避而不见。

  马家辉从省城没有联系到上级,决定从孙殿起那里套取红军主力的消息。正巧孙殿起请他过去,就欣然前往。

  孙殿起威逼马家辉出面组织各村里的长辈,恢复以前的保甲制度。马家辉和李玉梅商量,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把盐送上山。

  李玉梅看到女儿小妞手里拿着国民党的旗子,气得撕了旗子。胆小的二姐劝李玉梅为了小妞,不要再和白狗子对着干了。李玉梅反过来鼓动二姐勇敢和白狗子作斗争。

  马家辉向李玉梅等人分析了目前情势,最重要地是要树立百姓对红军的信心。马家辉想出了代替红军用挂红旗的办法使老百姓相信红军一直就在身边。并九公利用恢复保甲制度做代表发动群众,趁机把盐送上山。

  叫花子睡觉时做梦梦到钱,没想到被大洋砸醒了,他见钱眼开地顺着钱走,被马家辉用枪指着后脑勺,让他明天听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就大喊“红军回来了”,并喂他吃下一个药丸,哄骗他是毒药,照做后,再来找他拿解药。

  李玉梅和桂云,秀英连夜赶制好红军的旗帜。第二天一早按照马家辉分配好的任务,九公挂红旗,桂云和秀英在白水镇东西两头同时扔手榴弹,而李玉梅负责送盐上山。马家辉利用请村里长老开会的机会,让他们在离哨卡不远处装好盐。当九公挂上了红旗,镇上响起了爆炸声,叫花子慌忙叫着“红匪来了”逃命。马家辉趁乱让刚接受过检查的村民们背着盐离开哨卡往山上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孙殿起听到爆炸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段天禄带着手下到镇上查看,段天禄看到街上没有一个红军的影子,只有一副红军的旗帜悬挂在镇上,知道是有人捣乱,命人取下红旗。

  村民们趁着哨卡的人跑回去支援的时候,赶忙往山上跑,与李玉梅和马家辉汇合,马和李背着村民帮忙运来的盐,送往红军。马家辉的勇敢机智让李玉梅佩服不已。

  叫花子四处寻找解药,终于在窗口处找到找到一个药丸,高兴不已,连赞红军说话算数。

  李玉梅向魏政委要求入党,魏政委看到李玉梅在红军危难的时候要求入党,很开心,按照党程考察李玉梅一年。九公得知李玉梅要入党了,很开心,希望秀英向李玉梅学习,早日成为党的女儿。

  段天禄奉孙殿起的命令到杂货店请马家辉。九公等长老也被孙殿起请去开会。孙殿起看出红旗是手工做的,逼着马家辉等人帮忙找出制作红旗的人,声称如果第二天无人认罪,就用保甲制度处罚村里长老。

  马家辉自告奋勇替长老受罚,被关在站笼里。段天禄指着红旗,想让制作红旗的人站出来。马家辉已经猜到孙殿起想要用这招逼制作红旗的人站出来,就嘱咐桂云,让李玉梅她们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

  孙殿起看见马家辉主动出来受罚,知道此人聪明,不可小看。第二天,孙殿起排除马家辉,让九公站笼。叫花子也狐假虎威地帮着白狗子,欺负百姓。李玉梅趁乱上山找魏政委商量对策。魏政委想要救马家辉等人,给孙殿起一点颜色看看,准备里应外合,打个漂亮仗,但是因为已经和孙殿起照过面了,只好派二魁先进镇做内应,让李玉梅想办法把武器带进镇里。

  九公身体虚弱,站在牢笼里晕了过去。秀英心疼爹,要带爹回家,段天禄断然拒绝了,仍然关押着九公等人。

  叫花子在村民中煽动老百姓,说红军是缩头乌龟,让百姓仇恨红军,不明真相的村民们对红军产生怨言。叫花子看到自己被人瞧不起,心里不服气,准备找给漂亮的老婆。

  桂云和李玉梅找孙殿起,说是因为他们抓了马家辉,没办法进货,请求孙殿起要么放了马家辉,要么开路条。孙殿起无奈只得答应开路条。桂云看到丈夫受罪,心里很难过。

  叫花子找孙殿起要赏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三天,孙殿起又让一个长老在站笼里受罚,看到百姓对红军颇有微言,心里得意目的达成。

  李玉梅和桂云拿着孙殿起开的路条推着物品来到哨卡前,看守的白狗子非要打开坛子,搜查菜油,桂云一看急了,害怕菜油内的手枪被发现,阻止白狗子进一步检查。白狗子推倒了桂云,李玉梅顺势地缠着白狗子让他赔桂云手上的鸡蛋。白狗子不厌其烦,让李玉梅赶快离开。李玉梅的机智得以顺利地把枪带到镇里。二魁等人也乔装成别村的

  村民混进了白水镇。而魏政委带着另外一对人马在镇口发起进攻。

  于排长带人去剿灭红军。二魁等人和魏政委内外夹攻,打死了众多白狗子。于排长看形势不妙,躲了起来,逃过一命。二魁拿走了红旗。

  孙殿起听到枪声,赶紧让段天禄赶去支援。而当段天禄赶去时,却没看到一人。孙殿起大光其火,看到红旗被抢,无奈只得遵循妄言,放了马家辉等人。

  魏政委拿回了红旗,挂在兵工厂根据地。而这场战斗,重新赢回了红军在百姓中的声誉。

  马家辉得知这场战斗是李玉梅想出来的,赞叹她的思想已经成熟了。

  李玉梅在灯光下,一笔一画认真地写着入党申请书。

  孙殿起分析到红旗是镇上的村民所为,而红军冒险攻击,是为了保护他们。孙殿起觉得马家辉不简单,对他产生了怀疑,指使叫花子偷偷监视马家辉。叫花子趁机向段天禄讨要个头衔,并想让段天禄帮他找个老婆。段天禄不厌其烦,让他自己想办法。

  叫花子蹲在马家辉的杂货店旁监视着,两只眼睛却骨溜溜的盯着大街上的女人看,发誓要找个老婆给大家瞧瞧。叫花子打起了秀英的主意,缠着秀英动手动脚。叫花子看到九公身体不好,提着两只鸭子闯进去,说要娶秀英,气晕了九公。李玉梅得知后,赶来打走了叫花子。李玉梅看到九公和秀英一直担心叫花子来闹事,就想出主意,到孙殿起那里告状。孙殿起为了维持在百姓面前爱民如子的形象,责打了叫花子五十鞭子。段天禄看到叫花子没有去监视马家辉,整天想着女人,更加来气。

  马家辉想让李玉梅给山上红军送信,没料到叫花子在后面偷偷地跟着,偷听了马家辉和李玉梅的谈话,叫花子得知李玉梅和马家辉是红军,心里很高兴,觉得发大财的机会到了。李玉梅无意间发现有人偷听,就悄声告诉马家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叫花子看到马家辉和李玉梅相继出门后,就溜进李玉梅家,想从中找到通共的证据,不料,马家辉和李玉梅又折返回家,叫花子想用孙殿起吓住李玉梅两人。马家辉情急之下拿刀捅死了叫花子。马家辉知道如果孙殿起得知叫花子死了,肯定会怀疑到他头上,但是事已至此,也只得先把叫花子埋了,让孙殿起暂时察觉不到。李玉梅不想马家辉暴露,想出了一个办法对付孙殿起。

  深夜,九公家里传来叫花子调戏秀英的声响。九公跑到白狗子大院声称叫花子调戏秀英被杀死了。段天禄看到叫花子被杀,命人把九公父女和李玉梅还有附近的邻居一起带到白狗子大院审查。孙殿起看到村民们众口一词,都指证是叫花子调戏秀英,被秀英失手杀死的,无奈之下先把秀英抓起调查清楚再放人。

  马家辉从李玉梅处了解了事情的大致,深知孙殿起的为人,知道他不可能很容易相信村民们的说辞,决定亲自找孙殿起求情,从而打消对他的怀疑,争取救出秀英。

  马家辉向孙殿起献计,让他以叫花子是红匪的身份,向上峰邀功。孙殿起觉得马家辉的话有道理。于排长叫秀英咬定叫花子是红匪,是他打死了叫花子,不准她说出叫花子的真正死因。

  秀英看到事情发展真如李玉梅所策划的那样,佩服李玉梅智勇双全。

  桂云这段时间觉得身体不适,找宫道长把脉,得知怀孕了,很高兴,但不想让马家辉因此分心,请求宫道长先不把她怀孕的事告诉马他。

  马家辉知道孙殿起并没有真正消除疑虑,叮嘱九公,秀英多加小心。李玉梅写好了入党申请书,魏政委批准她为预备党员。

  孙殿起派人偷偷地跟踪马家辉,得知他经常和李玉梅接触,怀疑他就是红军。

  李玉梅从家里出门,就发现有人偷偷跟踪她,好不容易甩掉尾巴。马家辉也发现杂货店被白狗子监视着,知道这里不安全了,让桂云出去通知其他人到河边小屋开会。李玉梅遵从马家辉的吩咐,照常在铺子里做事。

  深夜,李玉梅出家门去开会,发现后面有人盯梢,她不动生色的到二姐家假装接小妞。二姐换上李玉梅的衣服抱着小妞回到李玉梅家,掩护李玉梅去开会。同时桂云也引开监视杂货店的人,让想马家辉从另外安全出去开会。马家辉出门也发现有人跟踪他。段天禄拦住马家辉问他三更半夜出来何事。马家辉急中生智说是和桂云吵架了,出来找她。段天禄派人押送马家辉夫妇回家。

  李玉梅看马家辉来不了,就以预备党员的身份,和发起的群众组织开会,传达红军的指示,并让大家和九公联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玉梅照常去杂货店干活,以盘点为掩护关上店门和马家辉商谈事宜。马家辉看到他和李玉梅都被敌人盯得死死的,就写信告诉山上的红军让他们暂时不要把弹药运下山。马家辉准备亲自送信给山上红军。桂云怕他危险,趁他不备,带着信件就上了山。段天禄在半山上拦截了桂云,命人全身搜查桂云。桂云怕被人搜出字条,就边逃边把字条放进嘴里嚼烂。段天禄抓回了桂云严刑拷打,想逼她说出马家辉的真实身份。

  马家辉得知桂云私自送信上山,一直没有消息,心系桂云,怀疑她被捕了,也不知道信有没有送出去,焦虑万分,让九公通知李玉梅赶紧写信送到山上去。李玉梅交代秀英注意事项,请她送信给山上红军,而她准备带小妞去白狗子大院打听桂云的消息。

  马家辉担心桂云,一大早主动找段天禄想从侧面打听桂云的下落。段天禄只字不提地和马家辉聊家常。

  秀英照着李玉梅的吩咐给山上红军送信,碰到二魁,告诉了二魁镇子里的情况。二魁把秀英也带上山,和魏政委一起商量对策。

  小妞听从母亲的话,在白狗子大院晃,被孙殿起看见。李玉梅从小妞的嘴里估计桂云被抓了,赶紧找马家辉商量。秀英正好下山,把信带给马家辉,魏政委让马家辉赶紧离开白水镇,马家辉犹豫不决。李玉梅让马家辉听从党的安排现撤离白水镇。

  段天禄严刑逼供桂云,但是桂云始终什么也不招。孙殿起让军医帮桂云疗伤时,得知桂云怀孕了,想出了个恶毒计谋。孙殿起知道桂云被抓,马家辉也不会离开此地,所以也不着急抓马家辉。

  马家辉决定离开白水镇,在半路上,被段天禄拉住喝酒。段天禄故意向马家辉透露出桂云被抓,招认了马家辉的身份,并拿出特别通行证,想哄骗马家辉承认是红军。马家辉心乱如麻,埋头喝酒,只说要见桂云。孙殿起听了段天禄的汇报,知道马家辉的弱点在于心软,想从此下手。

  李玉梅担心桂云,想要找机会带话给她,让她扛住,等到红军派人营救她,但是又苦于无法把消息带给她。李玉梅当掉手上的银手镯,买回了一味莲心。

  李玉梅请宫道长帮忙,送一味莲心给桂云。宫道长拒绝了,李玉梅仍然怀着一线希望,把一包莲心放在桌上,就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狡猾的孙殿起让人帮桂云换下血衣,换上干净的衣服。段天禄假意带着马家辉去探视桂云。马家辉从门缝里看到已经昏迷桂云,心急如焚,但是仍然不肯承认自己是红军。孙殿起为了拉拢马家辉,也不急着抓他。

  马家辉救桂云心切,反复琢磨,想改了红军的名册,交给孙殿起,换回桂云。

  秀英把马家辉没走成的事情报告给了李玉梅。李玉梅找马家辉商量救出桂云的办法,马家辉已经心乱如麻,想不出主意来。

  宫道长让叶老太太的丫鬟阿珠送经文时,骗说阿珠身上有脏东西附身。阿珠告诉叶老太太,宫道长说白狗子大院有妖气,吓得叶老太太赶紧让阿珠去宫道长那里求符咒。

  深夜,魏政委偷偷地下山找李玉梅带信让马家辉来此商谈提前暴动营救桂云建立根据地的计划。李玉梅也响应魏政委的计划,她已经发动了三四百名群众准备一起参加暴动。马家辉担心敌我悬殊,不同意提前暴动,想要牺牲了桂云。李玉梅和魏政委各持所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宫道长画好符咒,让阿珠通知叶老太太未时三刻在各个方位贴好。

  孙殿起因为上次停职查办的事要回军部打点,让段天禄继续监视马家辉,等他回来再做决策。

  叶老太太对宫道长的话深信不疑,说大院里有妖气,又哭又闹,让段天禄找宫道长解法。段天禄无奈逼着宫道长去白狗子大院,为叶老太太做法消灭除障。

  宫道长趁在大院施法的时候,把莲心扔进关押桂云的牢里,并转告了李玉梅。聪明的桂云打开一看,明了李玉梅的用意。

  魏政委看马家辉始终不肯发动暴动,决定去省城请示上级。马家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也决定去省城一趟,叮嘱九公不要轻易暴动。

  马家辉的上级被捕,出卖了党组织名单。孙殿起回到白水镇,带回了这份资料,在得知马家辉要出镇,命令抓回他。孙殿起对马家辉故意说出桂云怀孕了的事,并拿出了马家辉上级叛变后写的交代材料。

  孙殿起对马家辉猛泼冷水,说共党已经被剿灭了,让马家辉投奔他。马家辉因为桂云被捕,心早已大乱,听了孙殿起的反动之词,又一直联系不上组织,以为党中央真的被消灭了,大势已去,对共产革命彻底失去了信心,内心挣扎。第二天马家辉找孙殿起同意合作,要求放了桂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家辉虽然口头同意了和孙殿起合作,但是内心仍然很挣扎,不肯交代出红军的名单。孙殿起恼羞成怒,拉出村民,一个个在马家辉眼前枪毙,逼着他说出共党。马家辉不忍看到村民为此无辜送死,同意写出共党的名册。

  桂云告诉马家辉,她已经怀有孩子了,让马家辉忧喜参半。

  段天禄根据马家辉的名单,抓了一天,什么人也没抓到,气急败坏地找马家辉算账,威逼他写出共党的名字。马家辉无奈又写出了一些名单。

  桂云看到段天禄经常来找马家辉,担心他已经叛变。李玉梅还不知道马家辉叛变,送鸡给桂云补身子时,得知她怀有身孕,很是开心。

  这次,段天禄根据马家辉提供的名册,抓到了一些进步群众。孙殿起很开心,要严刑逼供。马家辉怕孙殿起残害村民,主动要求去找那些进步群众谈话,说服他们投靠孙殿起。马家辉劝告进步村民不要白白送死,保住性命。进步村民怒骂马家辉是孙殿起的走狗,要掐死他,被段天禄走进来残忍地开枪打死了村民。马家辉看到村民们全都被打死了,指责孙殿起不讲信用。

  马家辉失魂落魄地回家,受到了桂云的质疑,桂云怀疑马家辉已经叛变了。马家辉让桂云相信他不是叛徒。

  二魁也怀疑马家辉叛变,冲动地要下山去除奸。老赵怎么也拦不住他,正好魏政委从省城回来了,让大家开会商议。魏政委也不太相信马家辉叛变,并且根据上级指示,暂时不能搞武装暴动,只能开展游击战。而这和马家辉的提议不谋而合,所以觉得马家辉很可能没有叛变。魏政委让大家转移弹药,把军火库隐蔽好。

  桂云还是感觉老马有点不对劲,把她自己的疑虑告诉了李玉梅,怀疑马家辉叛变了,让李玉梅暂且离开镇子。李玉梅不相信马家辉叛变了,觉得孙殿起是想让革命群众内部互相猜疑的计策,让桂云相信马家辉。

  魏政委让二魁下山找马家辉接头,把上级指示传达给他,并派老周保护二魁。

  二魁和老周到了杂货铺把上级的指示告诉了马家辉,但是并不知道已经被暗中监视的白狗子盯住了。马家辉有意无意地问二魁军火库转移的地点,二魁心急地刚要说出来,被老周机智地挡住了。

  二魁和老周从马家辉的杂铺店出来,就又被两个人盯梢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二魁和老周发现后面有人跟着,就分头拿枪甩掉白狗子,再上山。段天禄正好也巡视到这里,听到情况后,急忙追赶二魁等人,并放话要活捉红军。在枪战中,老周不慎受伤了,他掩护二魁撤离时,因为手枪没子弹了,只得束手就擒。

  山下频频出事,老周的被抓,让魏政委等人怀疑内部真的出了叛徒。

  孙殿起告诉马家辉他们活捉了老周,并要枪毙了他。马家辉听了想要保住老周的性命,借口火药库被转移了,要从老周嘴里得知火药库的具体下落,让孙殿起暂时不要杀了老周。

  马家辉假意被抓,诬陷二魁是叛徒,让老周说出军火库的下落。老周,不相信二魁是叛徒,看到马家辉一直追问军火库的地点,起了疑心,知道马家辉就是叛徒。马家辉力劝老周为了保住性命,说出军火库的藏匿地点。老周死活不肯松口。孙殿起逼马家辉亲自动手杀了老周。马家辉解开老周的绳子,让他逃跑,老周不再相信马家辉。老周死在了血泊中。

  桂云看到马家辉又被孙殿起叫去,心里始终怀疑丈夫叛变了,她语重心长地叮嘱李玉梅不要轻信任何人。

  马家辉心里难受,回来后喝闷酒。桂云看到马家辉举动异常,让马家辉说出实情。马家辉百口莫辩。

  桂云看到于排长拖着老周的尸体游街,怀疑马家辉已经叛变了。马家辉辩解他一直想帮着老周等人,但是无能为力。桂云让马家辉找魏政委解释清楚。马家辉不敢面对山上的红军,让桂云上山帮他解释,桂云看出了马家辉的心虚,印证了他是叛徒,要去告诉李玉梅真相。马家辉用桂云肚子里的孩子恳求桂云不要说出真相。桂云坚定共产党信仰,跑出去要找李玉梅,不料段天禄带人拦截打伤了她。桂云为了给李玉梅报信,挥刀自杀。马家辉眼睁睁地看着妻儿死在面前,痛苦不已。

  孙殿起为了安抚马家辉,厚葬了桂云母子。孙殿起询问马家辉为什么没交出李玉梅,并让他说出山上兵工厂的位置。马家辉解释如果抓了李玉梅,就等于让人知道他就是叛徒,所以不准孙殿起动李玉梅,而山上兵工厂已经转移了,他也不知道确切位置。孙殿起命令马家辉想办法弄到新的兵工厂地址。

  马家辉让李玉梅上山问清新的兵工厂的位置,并谎称把桂云送到省城了。李玉梅不疑有他,上山请示。二魁怀疑马家辉叛变了。李玉梅不相信马家辉是叛徒,极力为马辩护。魏政委觉得马家辉嫌疑很大,但是又不敢确定。李玉梅想出办法验证马家辉到底有没有叛变。

  李玉梅告诉马家辉,魏政委要明天要偷袭运武器下山搞,让他配合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魏政委采用李玉梅的办法,运武器下山,如果马家辉是叛徒,就会带人伏击,如果没有伏击,就趁机把军火运下山,并让二魁去马家辉的杂铺店埋伏,如果看到马家辉叛变,就立即锄奸。

  马家辉把情报密报给孙殿起,并出毒计,让红军把武器弹药运下山,放长线钓大鱼。孙殿起表面同意马家辉的策略,背地里让段天禄伏击,看武器的多少,再决定动手。

  段天禄看到红军只运了少部分武器火药下山,就让放行。老赵和二魁等人看到顺利地把火药运下了山,排除了对马家辉的怀疑。李玉梅觉得武器送得太顺了,反而产生了怀疑。

  李玉梅一直冷静地观察马家辉的一举一动,始终觉得有点不对劲。马家辉把李玉梅曾经缴获的手枪还给了她,让她带着防身,想借机试探李玉梅有没有发现他叛变,李玉梅偷偷地查看了手枪,发现没有子弹,就不露声色的接过了手枪。李玉梅把小妞小时候穿的衣服送给马家辉未出生的孩子。

  李玉梅偷偷地跟踪马家辉,看到他在一座新坟前把她送的衣服烧掉了,知道桂云已经牺牲了,马家辉叛变了,发誓找马家辉报仇。李玉梅在坟前发现三个白狗子在暗中监视她,就赶紧往山上跑,进入白水观。宫道长看到有人追赶她,就让李玉梅躲进房内,他打死了三个白狗子。李玉梅感激宫道长一次次相救,追问他的真实身份。宫道长原来和孙殿起同是国军,自知罪孽深重,出家修行,看不惯孙殿起残杀红军,才出手相助。李玉梅力邀宫道长和她一起上山,宫道长拒绝了,临行时叮嘱李玉梅遇事一定要冷静。

  上峰命令孙殿起七日之内剿灭白水镇的红匪。孙殿起决定破釜沉舟。段天禄听闻跟踪马家辉的三人死在白水观,就带人搜查,发现宫道长早已不见人影,只找到几本共党的手册,气急败坏。

  李玉梅把马家辉隐瞒桂云的死报告给了魏政委。魏政委立刻转移了部队,让李玉梅不要再下山了。李玉梅知道马家辉一直不抓她,是想得知兵工厂的新地址,要求仍然潜伏在马家辉的身边,借机行事。

  马家辉向孙殿起献策,让段天禄先带一部分人马离开白水镇,再减少巡山的几率,想用空城计让红军上当。

  马家辉假意告诉李玉梅,说段天禄带走一大部分人马去省城,现在孙殿起兵力不足,让魏政委利用这次机会,把所有的武器弹药运下来,并让李玉梅上山配合红军。李玉梅不露声色地赞同马家辉的计策,派秀英偷偷地跟着段天禄,而她上山和魏政委商量对策。魏政委决定将计就计,趁机和别镇的红军联合起来暴动,让老赵通知马家辉,改变了接头地点。

  马家辉让孙殿起帮他找了二十个身强力壮的人化妆成积极进步群众。而李玉梅从马家辉把她调开一事上,也怀疑到他所找的进步群众有问题。(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赵按照马家辉的要求带来了白狗子的军装,马家辉让他带来的人换上国军服装。狡诈的马家辉知道红军对他有所怀疑,让老赵将他绑起来,冒充被白狗子抓住的样子。老赵一切都照着马家辉的说法去做,只是让马家辉把接头地点改成到榔头山,马家辉不疑有诈。

  段天禄根据孙殿起的指示,假装往省城的方向走,接到传令,说红军已经有所行动,赶紧命令队伍反扑。

  马家辉带着人来到榔头山,看到魏政委等人早已把武器弹药准备好,怀疑有假,还特意检查了一箱武器。马家辉担心李玉梅在此会坏了他的计划,当得知李玉梅正好不在此,暗暗高兴。李玉梅偷偷地在不远处看着马家辉带来的村民,一个也不认识,知道有假。老赵也换上白狗子的军装要求和马家辉一起押送军火,并机智地又把马家辉绑上。

  魏政委等马家辉一行人离开后,派李玉梅通知另外一个镇的红军改变交接地点,并给她两个弹夹防身。

  孙殿起派的内应也混在马家辉的队伍中,借口肚子疼,离开队伍想偷偷地给孙殿起报信,被一直监视马家辉的二魁等人活捉。

  二魁和老赵前后接应,打死了马家辉身边的人,带着军火朝着镇口走去,发现镇口有白狗子看守,就解了马家辉的绳子,让他带着出镇。哨卡的人感觉不对劲,和红军发生枪战。李玉梅完成任务后,也赶到镇口,发现马家辉趁乱逃了,自告奋勇去追杀马家辉。

  孙殿起等不到内应的消息,怕马家辉临时变卦,着急地带人去搜山。突然,镇口传来枪声,赶去得知马家辉和李玉梅刚刚往山上逃了,就命令段天禄去追李玉梅两人,而他去追赶红军的军火。

  马家辉逃到桂云坟前,不再逃跑。李玉梅也追来责问马家辉为什么叛变。马家辉到这时还没有觉悟到他叛变了,只是觉得党中央已经没有了,再做任何牺牲,都是无意义的。李玉梅义正言辞地谴责他,当他交出第一批共产党的名单时,就已经走上了叛变的道路,党在百姓的心中,是无处不在的。马家辉听了李玉梅的一席话,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想错了。李玉梅忍痛打死了马家辉。段天禄带人也赶到坟前,李玉梅用二魁送她的手榴弹把段天禄炸死了。

  李玉梅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后,准备回村带着九公和秀英等人上山和魏政委汇合。

  孙殿起看到马家辉被杀,段天禄也被炸死了,得知都是桃花村的李玉梅做的,恼羞成怒,命令手下火烧桃花村,抓住所有村民。九公掩护秀英和小妞躲开敌人的搜查被白狗子开枪打死了。李玉梅在半路上遇到秀英和小妞,知道孙殿起要抓她,但是为了桃花村全体百姓的性命,她毅然地和女儿小妞诀别,前往桃花村。

  孙殿起抓住了李玉梅,想用对付马家辉的办法,威逼利诱她。李玉梅坚信共产主义信念,不为所动,怒骂孙殿起残害百姓,总有一天会被消灭。孙殿起也被李玉梅大义凛然的气势所俱,答应李玉梅只要在老百姓面前承认不是共党,就放了她。李玉梅断然拒绝了,用瓦片把头发剪成了一直想剪的短发,以共产党的女儿身份被孙殿起残忍地杀害了。魏政委带领着红军战士庄严地向李玉梅致敬。

  玉梅的女儿小妞在秀英和二魁的带领下终于找到部队中的父亲王杰,也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